延边信息港

当前位置: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河童河城荷取

2020/01/16 来源:延边信息港

导读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河童河城荷取ps:(当前收藏是2181,居然没变化还掉了一个......大家能不能给点力啊!!条子这次码字

龙魄原型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河童河城荷取

ps:(当前收藏是2181,居然没变化还掉了一个......大家能不能给点力啊!!条子这次码字都是写到凌晨三点的,现在一早起来就更新了,能不能用点击收藏推荐订阅月票来慰问一下条子啊!!条子这天天努力更新码稿,大家伙儿能不能也有点表示......

“用不着谢我,本来佣金也是你们应得的。”慧音摆了摆手,然后起身拿佣金去了,“有失必有得,毕竟你们为了人间之里做了那么多,我们不应该连一点酬谢都没有。”

冯龙德点点头表示不可置否,然后他就靠着椅背,半闭着眼睛等着去拿佣金的慧音,也就是传说中的打盹。

在初春午后的阳光照射下,一个人靠着长椅打着盹,感受着正好的气温和并不晃眼的日光,也算是难得的享受了――只不过喜欢这么干的往往都是已经上了年纪的人,像冯龙德这个壮小伙子也喜欢这样就相当奇怪了......

不过这种休息并没有维持太久,慧音就带着一名雾雨家族的人回来了,手里拿着鼓鼓囊囊的钱袋:“龙德先生,这是你们这次的佣金,很可惜只有一半而已。”

“反正因为连带,一半也成。”冯龙德挣开眼睛,伸过手把钱袋接过来,然后直接收到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我待会儿去玄武之泽把最后一批毛玉也解决了吧,索性今天一次性把委托解决......对了,你们能给我介绍一下玄武之泽方面的事情?我们只知道它的地理位置,但至于环境情况我们就不知道了。”

这话从恶补过东方设定的冯龙德嘴里说出去是很罕见的,不过他确实是有疑问,因为玄武之泽在一设与二设里的位置根本就是没谱:像是魔法森林,它坐落于人间之里的西南面,而妖怪之山在红魔馆的西北面,设定里本来就有具体的地理位置;然而,原作设定里的玄武之泽。居然有两处位置!一种说法是它是一条流经魔法森林的溪流,另一种说法则是它是妖怪之山境内的湖泊,根本就没有明确的定论。

所以冯龙德要问清楚,这两个地方都很远不说。而且妖怪之山绝对是不能让外人进来的;虽说能排除后一种情况,但为了保险起见,冯龙德还是要知道真实的情况。

慧音想了想后说道:“玄武之泽是魔法森林附近的一条河流,它由雾之湖南侧的支流提供水源,经过魔法森林后流向妖怪之山西侧。那里靠近大蛤蟆之池。靠近妖怪之山山脚处的崖边可以见到到处都有玄武岩结构的柱状节理,附近有无数洞穴,其中有祭祀玄武的与生长着光苔的洞穴。玄武之泽与大蛤蟆之池延伸出来的瀑布、妖怪之山的九天之瀑以及风神之湖相互流通,它是由很久以前妖怪之山的一次火山爆发而形成的。”

“谢谢。”冯龙德点点头,然后谨慎地问道:“还有什么能说明的吗?比如那里的人类居民从事什么工作,以及有什么注意事项。”

“村民们在这里进行捕鱼,而水磨房之类的设施就建在流经人间之里的雾之湖的南下支流上,所以那里不像矿场、伐木场与狩猎小屋所处环境的问题而形成了新的小型村落。”这时候雾雨家族的人插嘴说道,这是一名看上去约摸将近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日裔男人,他皱着眉头继续说着:“这位大人。在玄武之泽清理毛玉的话,希望您和您的人能够慎重一些,别再波及到村民的财产了......虽然毛玉被消灭了,我们也很高兴,但要是有财产受到损失的人来找我们评理,我们也很难办。”

冯龙德无奈地双手捂住额头:“了解了......等等,你们说,玄武之泽和妖怪之山附近的水域相互流通?那么就是说......”

“妖怪之山的水域里,是河童们居住的地盘。”慧音摊开双手,“虽然河童们平常都是居住在水里或者靠近水域的地方。平常很少露面,即使被人类看到也会迅速逃走,但是毕竟......稍微强力一些的妖怪都能察觉到你们只是拥有人类的外形而已,所以很可能会有河童和你们见面。小心为上吧。”

“河童有什么危险性吗?”冯龙德问道,他对于河童方面的信息不太了解。

“呃......”慧音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上去脸色有些不太好,“河童们与天狗们相比,排外性只能说稍微好一点,一旦太靠近她们的根据地的话会非常危险。她们会用操纵水的能力使你溺水;而且她们也有着通背这种特征,就是那种两只手连在一起能够伸缩自如的特技,实际上好像是用了什么她们自己创造的道具,让手臂给人一种伸长了的感觉......虽然她们不会自己主动去接触他人,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就不会攻击那些靠近她们根据地的人了,以前就有倒霉的人靠近的时候被河童拽到河里用尻子器拔掉了尻子玉,而拔掉尻子玉之后人也就死了。所以她们还是比较凶暴残忍的,请多加小心。”

冯龙德:“......呃,尻子玉是啥?”

“......尻子玉,就是人类的尾巴退化留下的尾骨。”慧音对此也有些无语,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说道。

冯龙德:“......我去!抽脊椎骨!那被攻击的不死才怪吧?!”

“那只是以前。”慧音转动着手指,“这些年已经好多了,河童基本上不再会袭击人类,而且已经和人类的关系处得很好,她们定期性开放的河童市场也会有胆大的村民过去买一些河童道具......只不过,她们依旧是隐蔽地观察着人类的生活,在人间之里流经的水域附近,眼尖的人偶尔就能看到有河童躲在水里静静地看居民们干活。对了,玄武之泽也算是河童的地盘,只不过靠近魔法森林的部分并不是她们的地盘,而靠近妖怪之山的水域则是她们的。”

“谢谢你们告诉我关于玄武之泽以及河童的注意事项,我先走一步。”冯龙德从长椅上起身,把链甲头巾往头上一套后开始穿戴头盔,“如果以后村子里有什么麻烦事。可以到村镇北边的条顿营地来找我们――只要有报酬,我们很乐意帮忙。”

慧音点了点头,在冯龙德刚准备翻身上马的时候,她才骤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说道:“对了!我还忘了说一点!如果你遇到了河童,而且河童还打算送给她们的道具的话,千万不要接受,即使接受了,也千万不要去用!”

冯龙德一愣:“为什么?”

慧音一脸严肃:“河童的道具大多数时候是很不稳定的。小心为上,谨慎不为过。”

虽然不知道河童的道具是怎么回事,但是冯龙德还是重重地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提醒。”

沿着村外的雾之湖南下支流,冯龙德等人骑着不死战马开始靠近魔法森林,去面对最后的战斗。

魔法森林的边缘处就是平原地形,这里的支流看上去更像是一条河流而不是原作设定里所谓的溪流,就水的深度而言,冯龙德敢保证掉下一个不会水的人淹死是不成问题的。

沿着溪流一路往着西南方向前进,原本平坦的道路逐渐变成了由碎石子与泥土组成的小道。不死战马的硕大马蹄踩在上面,发出了哗啦啦的石子碰撞声。

很快,冯龙德等人就在河流边一处较为开阔的地方看到了几间渔民的窝棚,以及到处都是的毛茸茸小肉球:毛玉们。

由于这里的渔民们往往都有属于自己的渔船,所以这里也就只有一些窝棚用来提供临时休息的地方而不是用作长期居住的住宅;每天他们都会在忙完一上午的捕鱼工作后就会划船载着自己的收获返回人间之里,在那里,他们才会把自己的收获或直接出售或者经过一些二次加工后再出售,用来交换货币或者生活用品。

但是现在,捕鱼最好的地段基本上都被毛玉们占领了,渔民们就只能在其他水域进行捕鱼。收获很明显地下降了,所以佣金委托里也包括了这个地方的清理工作。

这里毛玉的肆虐情况最为严重:不仅地面上与窝棚上到处都是,就连河流上不少水面上都飘着一群群的毛玉,猛一看就跟玄武之泽泛上来粉红色的海藻似的。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粉红一片,而且还都一跳一跳的,能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吐血而亡。

距离毛玉盘踞的地方不远,有一些渔民划着几艘渔船在附近捕鱼。当他们看到一群黑铠骑士出现后,似乎哗然一片,在渔船之间就开始了喧闹的交流声。

也没有去向当地人询问情况。冯龙德直接发布了命令:“全体下马,装备盾牌和......妈蛋,电苍蝇拍!注意攻击不要波及到窝棚或者其他东西上,遇到毛玉很密集的情况下就用你们能用得上的魔法进行攻击!现在,攻击!”

“喝啊!”

伴随着灵魂上的呼啸,冯龙德和卫队骑士们开始步行着挥舞着自己的武器与盾牌冲入了毛玉之中,顿时令人发麻的电击声不绝于耳。

看上去卫队骑士们挥舞着电苍蝇拍打架是相当逗比,但这种平常只能用来打蚊子打苍蝇的小东西对于这些就比虫子大一些之外也没什么突出的毛玉而言却是大杀器;当确定某一处毛玉的数量相当之多、而且周围没有窝棚之类的东西后,就有卫队骑士把左手的盾牌往地上一插,然后对着毛玉们伸直左臂,张开左手释放出漆黑色的火舌灼烧着粉红色的绒毛。

毛玉的攻击对于普通人类或者弱小的妖怪而言是有一定威胁,尤其在它们具有庞大数量的基础上,谁也不会没事去和它们对抗;但是面对这么一群防护到几乎无死角、攻击方式就那么几种却都很有效的家伙时,它们就如同被火星沾上的稻草堆一样,数量再多也是白瞎。

当毛玉被消灭了大半后,卫队骑士们开始不以杀伤为主,而是开始尽可能活捉,将其用盾牌拍晕后和被电死烧死的毛玉区分开来,分别装进随马带来的竹篓之中,准备带回营地,充当养殖对象以及食材。

过了半个小时,河流两岸的毛玉皆被清理一空:当冯龙德和卫队骑士们把一侧陆地的毛玉的毛玉清理干净后,就拜托了渔民用渔船三五个一轮地将自己一行人运到了对岸,然后就例行惯例地开始了虐杀行动。

“谢谢各位大人的帮忙。”看着正在收拾毛玉战利品的黑铠骑士们,渔民们高兴地向他们道谢,“不过......呃,水面上的毛玉怎么解决?我们自己没法解决它们啊!”

看着水面上飘飘荡荡的毛玉,冯龙德也很头疼:“我们这些人没法在水上作战,你们先等等吧,我们回去一趟找别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自己一行人都是重装骑兵,即使下马也是重装步兵,就算通过渔船来靠近水面上的毛玉,稍有不慎那就是掉进河里被冲跑的后果;如果脱下铠甲的话,那么对于毛玉的攻击就没法防御,也就起不到迅速清剿的效果了。

就在冯龙德头疼该如何解决水面上的毛玉的时候,一处平静的水面上骤然泛起了圈圈波纹,紧接着就是暴起一片水花。

靠近岸边的冯龙德和卫队骑士们立刻撑起盾牌阻挡着落下的水花,等一切平静后才朝着水面望去。

一个有着波浪似的反翘蓝色短发、用红色念珠发饰扎成双马尾、戴着绿色的鸭舌帽的蓝瞳少女浮在水面上,穿着蓝色长靴的双足踩在水面上就如同踩在平坦的陆地上一般;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件肩膀部分带口袋的淡蓝色上衣,以及裙摆上附有大量口袋的深蓝色短裙,胸口上挂着一把用吊绳固定的金色钥匙,背后背着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型登山包。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这名少女开始在水面上行走,就如同在地面上行走一样如履平地。

“我的名字叫做河城荷取。”看着已经开始戒备的黑铠骑士们,荷取好奇地看着他们,“如你们所见,我是一名河童。”

“我们是条顿人,来这里清理毛玉。”冯龙德喊道,然后摘下了头盔,“这里距离靠近妖怪之山玄武之泽还有一段距离吧?河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和你们一样的目的,条顿‘人’。”荷取似乎不经意地加重了‘人’这个词的读音,“这里的毛玉再不清理的话,很可能就会沿着河流往妖怪之山所有的水域蔓延,我可不想看到这一幕。”(未完待续。)

重庆皮肤病医院具体地址
贵阳癫痫医院医生
安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广东白癜风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石家庄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