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邪风道骨 第六十六章 神秘古镜

2020/01/10 来源:延边信息港

导读

邪风道骨 第六十六章 神秘古镜这阳神万万没想到,张原连道人的画符之技也掌握了!这封字符,原本是道人用来止住身体内出血或者大出血一类

邪风道骨 第六十六章 神秘古镜

这阳神万万没想到,张原连道人的画符之技也掌握了!

这封字符,原本是道人用来止住身体内出血或者大出血一类的伤情,却在这含有深厚佛力的血绘之下,变成了他的牢笼!

这道牢笼,他是可以冲破出去,但代价是恢复不多的神魂再度受创,而张原这么做的目的,则是剥夺了他他随意进出,随意吸取自己的气血以及窥探自己的权利罢了。

那阳神登时感觉自己受骗上当,勃然大怒道:“还不够!老夫吃得还不够!”

张原毫不理会……开什么玩笑!要把你喂到翅膀硬了不成?

他心中却打定主意,如果对方不给自己带来各种有用的信息或好处,是决计不会再给他补充气血了。

“在下已经付出了代价,老前辈似乎也该吐露些秘密出来了!”张原淡淡地道,一边将整支胳膊都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封字符,这等于给牢门上了无数把铁锁,对方想要强行冲出,付出的代价则更大。

随后,他搬运体内气血,那本已干瘪的手臂又神奇般地恢复了血肉丰满的状态,圣僧对身体的掌控之深,委实妙不可言。

“你……哼!老夫受创不浅,需要沉睡疗养,一切等老夫醒来再说罢!”

说完,再无声音传出。

张原也不在意,对方的要害被自己拿捏住,日后不愁他不吐出所有秘密。于是准备先起身离开这地方,心想或许再找几个小人尝一尝有无增益神魂的妙处……

对了,这异种蜘蛛的肉身也是宝啊,只是不知道怎么利用,实在可惜……张原走近庞大的尸体,略觉浪费地摸了摸那一身坚硬无比的甲壳,只觉入手冰凉,寒气透骨。

蓦然,异变陡生!

恐怖狰狞的尸体之上,忽然冒出一缕缕如雾如水的金色云气,争先恐后地没入自己的胸口中……

不!不是自己胸口!

张原低头一看,惊骇地发现自己胸口中竟然缓缓飘出一面古朴的小镜,平平的镜面之上,仿佛一个水桶正飞快地吸纳着对面飘来的氤氲之气!

大约七八个呼吸的时间,云气消失,那蜘蛛的尸身竟然飞快地腐烂起来,化为了一滩滩黄绿掺半地血水,腐蚀得地上一片呲啦啦的声音。

而古镜也在缓缓地飘回自己的胸口,张原心中一动,连忙伸手一把捏去。

如同穿过一汪清水,竟然直直的穿过了这突兀出现的古镜,没有拿捏住任何实物的感觉,而后,这神奇的物事没入了胸口内。

张原愕然顷刻,蓦地回忆起前世最后一幕画面来……

“昨夜又有神人巡天,有一宝物自天而降,恰好落到你家中。”

“交出宝物!献给仙师!!”

“蝼蚁敢尔!”

一指之威,令苦苦求生挣扎了十年的他,立马变成一滩碎肉!

“这古镜……就是神人降下的宝物?”

张原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胸口,感到心脏在不自禁地迅猛狂跳,委实觉得此事匪夷所思。

如果时光倒流,这宝物又怎么仍然在自己身上?

前世莫非只是一场大梦?

他呆呆怔了半响,又往自己胸口抓了抓,似乎要把那神奇的小镜掏出来,接着又把真气在胸口内仔细梭巡了一圈,却一无所获。

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令他隐隐有些失落。

或许是天地尚未大变,宝物有灵,无法显出的关系?它能把这只异种吸得这般模样,不知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莫非只有寻到下一只异种,将其打死之后才能再次看到?

心中七上八下,想了许久不得要领,张原只得按下这又喜又忧的心思。

不过,宝物是我的,是我的!这次,谁也抢不走!!

此时,异种蜘蛛化成的一大滩污血,此时仍在腐蚀着地面,不断地散发出呛鼻的怪味来,张原正要离开,忽觉地上一阵轻微地颤抖,心中刚闪过一个“地龙翻身”的念头,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足下突然一空,整个地面忽然彻底垮塌下去,连带他整个身子往着黑暗的深渊坠去。

糟糕,这种溶洞的地貌极不稳定,想必是方才的打斗和污血的腐蚀弄塌了地面。

张原一把抓住芝仙,一边鼓荡真气,顿时衣袍翻飞,大大下降了坠落速度,只是心中暗暗发苦,不知道该怎么回到地上去了。

四五个呼吸之后,只听得噗通一声,水花溅射中,张原掉进了一条地下河流,耳鼻中顿时灌进了冰凉刺骨的河水,他连忙划动手脚,浮出水面一看

,只见四周皆是低矮的洞壁,显然无路可攀。

当下虽无惧于淹死或饿死,但困在这样一个深不可测、不见天日的地方,徒自让光阴流逝,不知哪年哪月才能脱身,更有可能,终生沦为地下囚徒……

一念及此,他有些不寒而栗。

寒凉的河水在缓缓流动着,张原在水中载浮载沉,无奈地随波逐流着,只觉得无比缓慢地过了一两个时辰,仍旧不见任何转机,他百无聊赖之下,索性收摄心神,任凭身子漂浮在水面,默默动念着心声,暗诵佛经,缓缓地恢复着残破的金身。

时间,在绝对的黑暗与死寂中一点点过去,张原偶觉腹饥之时,便随手抓上一只从身边游过的鱼儿,生啖而食,其余时间则全部用在修持上——恢复圣僧的金身,比他想象中更慢更难。

山中无时日,但时间的消逝瞒不过那颗明见澄澈的心,就这样悄然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张原仍然漂浮在这条缓缓流淌的地下河中,周围仍旧是一成不变的低矮溶洞,不过他已不觉得烦躁,心绪中反而无比的安宁。

原本因为融合了前世记忆而有些浮躁不定的心性,也渐渐随之沉淀下来,在这忘忧忘喜的心境下,为他日后的攀登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待金身彻底恢复过来,张原又一头扎进了清元子所遗留,那如渊如海的道人传承中。

原本他对阳神的位份并不如何执着,成亦可喜,不成亦不可惜,反正已经成就了圣僧,也算站稳了一只脚。

但自从得了清元子的传承后,他才明白了阳神是怎样一种境界!

如果说圣僧只是漂浮在人世之海上的一只小小皮筏,只能载着一个人随波逐流,苦苦等待着到达彼岸的那一天,那么阳神就是一只大鲸,可以自由的在苦海中遨游、寻觅,虽然也因此多了许多风险,但道人的精神就是永不止步!永不裹足于一隅一地!

问天观传承的观想和咒语非常繁复晦涩,比之佛经更难让人理解和记忆,但在这样前所未有的安宁环境和无比专注的心境下,张原的进境也不比修佛时更慢。

时间在无知无觉中过去,他对道术的理解也在一点点增强,有一日屈指而算,惊觉又消逝了三个月……

三月静心苦修,张原已修至道士之位份,在屡次尝试阴魂出壳而不果后,不由后悔自己早早修复了金身来——也许金身残破,反而利于神魂突破肉身?

不过这样的念头一瞬即逝,道人不应后悔!

然而眼前仍旧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似乎这河流要将他带进深不可测的九幽之地。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医生
长春华山医院在线咨询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
南宁治疗睾丸炎医院
内蒙古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