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WhatsAppCEO把营收千万的公司卖

2019-02-25 16:17:30

WhatsApp CEO:把营收千万的公司卖了190亿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背着亏损1.38亿美元的压力,WhatsApp CEO 简 库姆(Jan Koum)作为科技媒体Recode举办的Code移动大会压轴嘉宾,他淡淡地说, 我们现在的重心是在增长用户,至于营收,那是五年之后才会考虑到的事情。

在 Facebook以190亿美金天价并购之前,2013年的WhatsApp营收只有1000万美金。坚持不让广告破坏用户体验的WhatsApp,也曾试过多种变现方式,包括在几个国家试验性收费。他解释因为当时并没有长期营收的计画,然而现在不同了。有了Facebook这个富爸爸做靠 山,WhatsApp不差钱, 多亏了Facebook的架构支持,让我们可以把增长用户当做优先。

明年初加入即时通话服务

他同时也在大会上宣布,将在2015年季,加入即时通话的服务。这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不少。简 库姆解释,做了之后才发现这个通话要做得好并不容易。在产品推出上线前,必须要先解决许多技术上的问题,包括现在应用本身并没有办法连接某些的麦克 风,这也让消除噪音变得额外困难。他还透露Whatsapp还在解决信号不好时,通话服务要如何运营。这点也是考虑到许多用户都是来自开发中国家,仍在使 用2G信号。

Facebook在这个月终于完成对WhatsApp的收购。目前每月活跃用户超过6亿,多数的新用户来自巴西与印度,但他也说仍然有许多地区WhatsApp仍不是主流。

当腾讯科技问到他对于的看法时,他认为,马化腾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是个很好的产品,在中国的运用也非常广泛, 我知道几乎成为在中国的沟通方式,但也有人说在德国,你要与人联系就得用WhatsApp,但我们不会踏入游戏。

Facebook收购案让他翻身成高富帅

他还透露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去年2月Facebook宣布收购WhatsApp的前一晚,简 库姆和团队在律所连续开了三天会,精疲力竭开车回家时,已经是半夜三点。没想到在高速出口时突然爆胎。他只能慢慢地蹲在路旁换上备胎开回家。简 库姆说,当时觉得世界上应该没有比自己更倒霉的人了。没想到,几个小时并购案宣布后,这个当时认为自己运气跌到谷底的屌丝,立刻翻身成高富帅。

一身灰色旧恤衫、黑色长裤、球鞋,轻便打扮的简 库姆说, 我还是觉得在这里,我是不性感的一个人。 台上主持人接话接得巧妙, 你身价那么高,如果你不性感,在场的人就没人敢说自己性感了。"

感叹硅谷新贵树大招风

WhatsApp 在草创初期就一直维持低调,刻意不透露公司地址,所有法院文件也都寄到一个邮件收发中心。在LinkedIn招募站上的公司介绍,只说 我们藏在硅谷的 一角 。总部躲在一栋普通的办公楼里,大楼里外都没有公司招牌,低调到连同栋楼其他公司的员工知道收购消息后才知道,原来这个身价不菲的WhatsApp 居然在这里。

这么低调也不是没有原因,上周简 库姆才被外媒揭露,二十年前还是19岁的简 库姆,曾经对前女友纠缠不休,法庭文件上揭露的细节包括,简 库姆在女友提出分手后,不停的打,还到前女友工作地点、住家与课堂外等候,一等就是数小时,并在言语和肢体上骚扰她。疯狂纠缠的结果,逼得她只好换号码,连学校里的课也没法上,只能休学,前女友后来向法院申请禁制令,禁止简 库姆用任何方法接触她。

简 库姆已经对此陈年旧事公开道歉,也发表书面声明。

我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深深忏悔。我同时也对她的身分可能被公众得知,以及因为这件陈年旧事被挖出所带来的困扰感到抱歉。在这些年来,我曾经度过一些很不顺遂 的日子。有很多遗憾,如果可能,我希望能回到过去改变当时作法,但我很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也试着成为一个好伴侣与好朋友。我对此事有着及大的 悔恨,但我也学习到很多,并能很诚恳地说,这件二十年前的事并不准确地代表今天的我。

除了声明,简 库姆也感叹科技界的人树大招风。 很令人沮丧与失望。这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也意味着硅谷已经越来越像好莱坞,大家只是把焦点集中在说闲话,而非重视在产品的必要性、打造一个公司或创新上。

友盟CEO朋新宇DI进化是选择更是态度
鼻塞头痛吃什么
突然发高烧发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