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信息港

当前位置:

霸者何为 第818章 发派援军

2020/01/16 来源:延边信息港

导读

霸者何为 第818章 发派援军第818章发派援军“入夜之前,将军几天前派到封城方向的探子带回消息,在前军营地东南与西南方向十几里外

霸者何为 第818章 发派援军

第818章发派援军

“入夜之前,将军几天前派到封城方向的探子带回消息,在前军营地东南与西南方向十几里外各有一个人数超过一万规模的组织。”

“根据那两支伏兵的位置,林将军还说那两支伏兵的目标很有可能正是前军,因为他们距离后军营地太远,没有可能翻山越岭埋伏后军,所以林将军其实并不清楚对方到底有没有多余的人力对付后军。不过在林将军派末将来传信时,已经在营地周围布好防线,随时应付可能到来的袭击。”

“方将军,照常将军这么说,如果对方的人员有限,那他们的目标只会是两军中的一个。如果是针对前军,我们在支援的路上遇伏兵的可能不大。如果他们的目标正是我们,那前军受到攻袭击的可能不大,”听完常思源的解释,一名将军很快得出一个推论。

“赵将军说的有道理,方将军,依末将看,敌方最多只有对付一支兵力的人力。可惜敌暗我明,我们无法判断敌方到底在打哪支军队的主意,”现在接话的将军言语中有着明显不愿贸然发派援军之意,在其看来,前军是有可能遭受袭击,但只要后军不动,后军的力量便可以保存下来,他们不会遇到任何危险。

“若是敌方在袭击前军营地,以林将军的睿智,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林将军断然不会同人数未知的敌人死战到底。依末将之见,以前军目前剩余的兵力,若是林将军及时选择突围有很大勒们成功,”在前面一个将军表示不想调动援军的想法后,后面又有一位将军以中立的态度给出说法。

“事情的确有些奇怪,但是军情紧急,末将敢请方将军尽快拿个主意,好让末将回去交差,”常思源点点头并不否认那两名将军的分析,只是一想到前军那里还有阮易等人在,敌方人员又随时可能发起进攻。不管方曲音要不要派遣援军,常思源都想着尽快回去与阮易等人同生共死。

“常将军你来的路上是否一切顺利,可曾发现敌方人的踪迹?”现在不是平常议事,要是容其他将军再说下去,无疑是延误军情。关键时刻,方曲音直接站了出来。

“未曾发现可疑人员行踪,末将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传信,”常思源知道方曲音想了解什么,说到传信过程的无比顺利,常思源自己同样觉得奇怪。如果对算对付前军,那断然不会让其顺利传信,可能自己早已像之前许多将军推测般死在传信途中,可惜偏偏没有,这个结果可以从反面证实敌方打算埋伏会紧急行军的后军。在常思源如此推测时,方曲音有着与其类似的想法。

在方曲音看来,常思源的顺利传信无疑意味着对方的袭击目标是后军。即便是在白天行军,他们都会有种随时遭遇伏击的感觉,更不要说是在晚上。

“常将军,那两个探子的带回的信息是否真实?”犹疑之间,方曲音问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第二个探子刚回来,下面人便汇报将士中毒的情况,将军还没来得及派人去确认。”

“大药师可在军中?”

“一直都在。”

“好,”点点头,方曲音想起关于雪吟的事。当初他们的兽袭计划得以施行成功,有很大原因都是因为雪吟炼出的巨魂香,所以方曲音不怀疑雪吟的能力,只是不清楚雪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救治那些中毒人员。

“常将军,你先等一等,本将已有定夺,”没时间细想雪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救治伤员,方曲音的思绪又回到是否派出援兵的问题上。之前林玄仲既然可以用放下自身身份的方稳固对散军的统治,立誓要与那些人同生共死,如今有雪吟在,那些中毒的人可以医治,方曲音可以想到即便有突围的机会,林玄仲一定不会放弃那些中毒的人,所以即便是看在林玄仲一人的安全问题上,方曲音也不能不做些打算。

目光回到大帐里挂着的地形图上,方曲音看到两军之间他们最有可能遭遇伏击的一处区域,“时将军,多派些人手提前到这处位置查看,无论如何要及时查清那里有没有敌方人员埋伏。”

“本将要兵分两路,一路走大道,另一路走小径,”说着方曲音又在地图上描画出两条路线来。那所谓的大道自然是他们正常行军的路线,而那条小道是下面哨探不久前探查出来,只能供轻装上阵的士兵前行。不过联通着前军与后军的一段山路中,再找不到第三条适合行军的路线。

那第二条小径还是在那一处伏兵位置后方,距离可能有伏兵的区域尚有一段距离。要是主道上的队伍遭遇袭击,第二条路线上的人员很难及时支援。不过事已至此,方曲音没有别的选择。

“王将军,你们几人把军队尽快分成三个部分,一万留营,四万重兵走主道,一万轻兵走侧道。等出发后,在这个位置分开,一万轻兵全都由此转入侧道。”

“时将军,让哨探们都带着信号箭,一有情况先用信号箭传信,速速去办。”几条军令下去后,方曲音又看向那还在待命的时将军。

“是”,下一时间,本身负责情报方面事务的时将军直接离开。因为方曲音交与的任务事关重大,时将军自然要火速去办。

“常将军,你现在回去复命说援军已在路上。若无意外,援军很快便能赶到前军营地,”当决定发派援军后,方曲音已然想到不管对方的目标是不是后军,常思源既然能安全过来,那同样能安全回去。

“是,”在方曲音做出一系列指示后,常思源知道自己可以回去交差了,答应一声后直接离开大帐,根本不去考虑还能不能活着回到前军营地。

见常思源走的如此果断,方曲音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常思源的背影,脑海里也有了对常思源的突出印象。在方曲音看来,传信的危险性不亚于战场厮杀,更不像战场拼杀那么简单。不管常思源的胆识过人是否出于自身,总之,方曲音已经把常思源记住。

一转眼,大帐中里离开的将军人数达到一半,那几条生死攸关的军令传达下去之后,方曲音无论如何都无法放松下来。前军方面的问题过于复杂,方曲音没有太大把握把援军带到那里,只希望林玄仲能保护好自身安全。

现在想想,方曲音不免想起白天与林玄仲会面时说过的话,以前军为诱饵引出那些潜藏着的敌人。现在敌人真的是引出来了,只不过他们要面对的风险却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期。如果林玄仲真的出事,即便单单做为长辈,方曲音都不好向赵旭交代,更别说方曲音还是真正领军的人。

眼下翼国方面问题频生,如果西征的军队出事,方曲音又如何向夜国交代。自从收到翼城方面回复的消息后,几日来,方曲音已想清楚,此次赵旭让他们出兵谷国过于着急。当初与翼国的战事足足打了几个月时间,如今才刚与扬国打过一场却已经忙着吃扬国后面的那块肥肉,的确算得上是急功近利。

陷入现在的境地,方曲音才算真正明白赵旭交给他们的任务究竟有多难,可惜事到如今已没有回头路可走,方曲音只希望接下来他们能够收获的东西要大于他们现在冒的风险。

在方曲音一脸担忧地盯着那张地图时,下面将军们一个个相视无言,他们既然提不出比分兵驰援更好的方法,那就只有认可方曲音的决定。事实上,关于走那条备用的路线,那些将军的确没有意见。

几日来,方曲音与众将一直在关注着能够与前军相互支援的路线,所以在关键时刻,方曲音才能拿定主意,只是他们这样能不能真正支援到林玄仲,方曲音还是没有多大把握,但在保证后军安全的情况下,方曲音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原本令人不在意的一刻钟时间现在却变成决定整个前军生死存亡的关键。随着时间推移,前军营地东西两面,战况愈演愈烈,在身心投入到激烈的厮杀中后,原本有些底气不足的士兵一个个不再怕死,将他们的求生意念展现出来。

早在十天前他们的确怕夜军让他们去送死,但在林玄仲当众立誓要与他们同生共死后,他们便发现林玄仲对他们一点不薄,不像他们想的那样把他们当做是下等人对待后,在上面将军的指挥下,一个个都意识到他们报效林玄仲的时间到了,他们活到现在或许为的就是今天。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可信吗
成都九龙医院地址
贵州癫痫病诊疗医院
深圳医院看妇科疾病哪家好
郑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