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信息港

当前位置:

玄天战尊 158.第一百五十八章绝世佳人

2020/01/16 来源:延边信息港

导读

玄天战尊 158.第一百五十八章绝世佳人如此美艳不可方物的绝世女子,令人怦然心动的玉体呈现在面前,韩宇怎么能够不热血沸腾!韩宇咽了

玄天战尊 158.第一百五十八章绝世佳人

如此美艳不可方物的绝世女子,令人怦然心动的玉体呈现在面前,韩宇怎么能够不热血沸腾!

韩宇咽了咽口水,不觉间,腹部邪火腾身,一种膨胀与燥热充斥着全身,体内似乎有着一股奇异的力量,要喷薄而出。

不过瞥了一眼,那张绝世容颜,韩宇体内的气息逐渐平息,他知道,这个好似九天仙子,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根本不是他所能够亵渎。

这美艳不可方物的绝世娇人,正是韩宇在崂荡,远远见过一个侧面的白衣女子。

想起昔日此女大战奥义境妖兽时那等绝世风姿,韩宇就算是色胆包天,也不敢越雷池半步,那可是奥义境强者,弹指间便可灭杀自己啊!

“不过她,好像受伤不轻!”韩宇的神识,带着欣赏目光穿透重重元气向着盘膝在水潭上的绝世佳人身上扫视而去。

潭水中磅礴的元气完全被此女头顶的气旋所吞噬,导致潭水都被压迫至三尺下,无穷尽的元气向着她全身的毛孔中狂涌而入,被她疯狂的凝练着。

在水潭的旁边,有着一袭洁白若雪的衣裳散落于地,韩宇略微思量,便得知一些端倪,想必是此女在百谷外与那奥义境的妖兽大战深受重伤,这才寻得此地前来疗伤。

然而,就在韩宇带着欣赏性的眸光,扫视着水潭中那完美的娇躯时,绝世佳人那紧闭的眸子徒然睁开,一股强大的气势自她身上迸发而出。

“这……!”

感受着那股徒然爆发的气势,韩宇眸露惊诧,显然是自己的神识让这女子强悍的感知发觉了。

不知所措下,韩宇愣在原地,眸光竟然忘记从那娇躯上收回。

“波!”

一双清澈的眸子,徒然睁开,四周的元气竟然随着一阵波动,漆黑的眸子,清澈如水,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古井无波,没有一丝情绪,然而,当她瞧得身前多了一个陌生男子时,那古井无波的美眸中,丝丝涟漪荡漾而起。

平静的容颜上一丝娇羞缓缓升起,这丝娇羞只是一闪即逝,白衣女子美眸中的羞涩逐渐转为怒火,几乎是瞬间,一股冰冷的杀气迸发而出。

她清晰的发现,面前这男子的眸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身躯,而洞穴中这些普通修者眸光无法穿透的浓浓元气,在那眸光下似乎如同无物。

“该死的,是个炼神者!”

水潭中女子眸光一凝,玉手一扬,磅礴的元气化为一道匹练凭空一摄,水潭旁边的白衣瞬间飘飞而来,曼妙的娇躯凭空扭动,双峦微微颤动,完美的娇躯完全展现而出,诱惑无限。

仅仅是眨眼睛,白衣飘来便是将那曼妙的娇躯包裹而来,在娇躯上一重重元气疯狂缭绕,形成一个实质般的元气护罩,竟然抵挡住了神识的探测。

“看够了没有!”冰冷的声音,自白衣女子口中淡淡的飘出,一双宛若星辰的美眸凝视着面前的陌生男子,森然的杀气扩散而开。

“厄…!”韩宇微微一愣,很快便恢复了神态,连忙说道,“在下,只是贸然闯入此间,见到洞穴中元气有些古怪,好奇下这才会进行探测,若是知道姑娘在此,在下定然会退避三尺,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姑娘见谅。”

在这女子冰冷的话语下,韩宇不敢有丝毫懈怠,这可是奥义境的修者啊!

“好奇…!”白衣女子黛眉紧紧一蹙,你好奇犯得着注视如此久吗?

虽然心中怒火腾升,这话语白衣女子却是没有说出口,眸光冷冷的注视着韩宇,黛眉弯起,似乎在思量着如何处置这陌生男子。

见面前女子眸光阴冷,韩宇心中忐忑,眼角的余光不由向着她飘去,等候着她的决断。

这女子身为奥义境的修者纵使重伤,那等修为依然不是他所能够抗衡,此时唯有看他让脸色行事了。

见面前韩宇眼角的余光向着自己偷偷瞟来,白衣女子绝世的容颜上霎时间泛起了一重冰冷的霜晶,“哼,登徒浪子,色心不改!”

被这眸光瞧着,她顿感肌肤发麻,脑海中闪现出,自己一丝不挂时被这男子注视的情景,随着俏脸上寒意的笼罩,美眸中那杀意变得越发的浓郁了。

她一向自视甚高,少有人能够入眼,平生以窥得无上大道为目标,这圣洁如玉的身子何尝被异性瞧过!

这潭水中的元气乃是阴阳二气,若是将之吸收对于日后的修炼有着莫大的好处,将大大的提高晋级阴阳境的机率。

阴阳二气的吸收容不得一丝瑕疵,唯有沐浴一翻祛除肌肤上的一切杂质,通过她宫中的秘法吸收才能够达到最佳的效果,便是如此白衣女子才会一丝不挂的再此凝炼阴阳二气,哪只在半途中会杀出一个陌生男子。

本以为受伤下寻得阴阳泉眼,是因祸得福,此时清白被污,白衣女子杀意终于在一番踌躇下攀升到了极限。

“姑娘,在下虽有冒犯,却便非有意,不如就此作罢吧,他日姑娘若有差遣,在下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感受着白衣女子眸中的杀气,韩宇心有戚戚的,满脸诚恳的说道,奥义境的修者他实在是惹不起啊!

“作罢?”白衣女子冷冷一笑,“将你这双眸子留下,可饶你一命!”淡漠的声音平淡得没有一丝感情,好似韩宇那双眸子便如一件玩具毫不值钱。

“眸子!”韩宇面色一沉,白衣女子漠视的语气,比起海振涛那些世家子弟高傲的神情更让人反感。

这种漠视的语气完全将韩宇当成了蝼蚁似乎随意可捏杀,似乎留下一双眸子,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

“怎么,你不愿意?”白衣女子黛眉蹙起,森然而道,在她看来只留下一双眸子作为窥视自己的代价,已经十分的仁慈了,若不是瞧得这男子态度诚恳,岂会留下他的性命?

韩宇眸光微抬凝视着面前,这好似九天仙子般气质脱俗的女子,眸中却有着一股厌恶闪烁,虽说,自己此番失礼在先,可是一个修者,若是没有了眸子,那该如何!

此女,那淡漠的话语,宛若神仙,视他人为蝼蚁,这种淡漠无情,让韩宇对她的好感顿消。

见面前这原本,略带怯意的青年,此时竟然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凝视自己,白衣女子眸中略闪过一丝异色,在那眸光中她似乎看到了一丝愤怒。

不过这种异色,只是稍纵即逝,白衣女子眸光一凝,说道,“若是你不愿意留下这双眸子,便将小命留下吧!”

话语平淡没有一丝情绪,宛若星辰般明亮的眸子古井无波,瞧向面前这青年时,是一种无视,一个区区真武初期的修者,在她眼中便如蝼蚁,适才一丝仁慈,俨然因为青年的眸光消磨殆尽。

“若早知你是这般蛮不讲理的人,任你天香国色,倾国倾城,小爷也不愿多看一眼,省得脏了我的眼睛。”被白衣女子这般无视,韩宇拳头紧紧握起,心中一股傲气顿生,掷地有声的,说道,“想要我的眸子,便来拿吧!”

说完一股磅礴的元气自韩宇体内狂涌而出,衣袍猎猎作响长发舞动,战意凛然。

此事是他无礼在先,他韩宇可以赔礼道歉,可是这女子如此咄咄逼人,焉能在忍,何况,一个翩翩少年,若是连一双眸子都没有了,任凭韩宇有着神识可以探测外物也是一个残废,谁能够承受?

身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是这女子说毁便毁的,身为男儿,宁可战死,亦不得承受这等屈辱!

“修为不高却有着几分骨气,不过骨气并非保命的本钱,你这命,今日我收了。”白衣女子淡淡的说道。

韩宇眸光阴森,“哼,杀我,你也准备付出一定的代价吧!”

这白衣女子虽然看似气势凌人,不过比起半步奥义的宁老等人当时所散发的气势,显然要弱了不小,想必是此女伤势没有复原。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纵使本座伤势在身,杀你,易如反掌!”白衣女子冷冷的瞥了一眼韩宇,芊芊玉手,赫然一抬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瞬间扩散开来。

“咚咚!”

“好强的气势!”

韩宇身形一颤连退两步,略带惊诧的眸光,向着白衣女子缓缓抬去。

“这点修为,还敢叫嚣,真是年少轻狂!”白衣女子嘴角掀起一抹轻蔑的笑容,玉手微扬洞窟中磅礴的元气,急速汇集而来,缭绕于手掌间,闪烁着灿灿耀眼的光泽,一股强悍的气息,随着元气的缭绕在急速攀升着。

没有过多的话语,芊芊玉手徒然暴涨丈许,好似锐利的宝剑挥舞而下,玉手间一股强悍的气势迸发而开,洞窟中所有阴阳二气瞬间溃散。

柔软的无骨的玉手,携带着恐怖的能量撕裂空气,好似利刃般向着韩宇倾斩而下。

玉手缓缓落下,甚至可以看清下面空气在那强悍的压迫下被震溃的情景,给人一种柔和缓慢的感觉。

然而,韩宇的眸子凝视着那芊芊玉手,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在这股气势压迫下,他只觉有着山岳倾覆而下,根本无力抵挡,此时他方才明白,半步奥义修者与真武期有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在这等气势下,他的爆炎拳,拳意,根本无法得以正常发挥。

玉手看似缓缓落下,那携带的强悍劲气却已狠狠的刮在韩宇的脸庞上,那张俊秀的脸庞在劲气激荡下不停抽搐,刺骨的疼痛钻入心扉。

冷冷的瞧了一眼白衣女子,韩宇咬了咬牙,脚掌用力好似标枪一般杵于原地,旋即手腕一振,随着一股精神力压迫扩散而开,炼域鼎凭空闪烁而出。

炼域鼎碧光绽放,在虚空中滴溜溜旋转瞬间化为一只巨鼎悬浮于身前。

“法器?”

瞥了一眼,那碧光闪烁的炼域鼎,白衣女子美眸中一丝惊诧一闪即逝,而后,玉手撕裂虚空,赫然斩向炼域鼎。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口碑怎样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怎么走
安阳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赣州白癜风如何治疗
治癫痫病石家庄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