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书屋·评论系列】《魔山》与《青目》之得与失“毕业”

2020/03/27 来源:延边信息港

导读

一、惊变七月的清晨,江边。外号“矮冬瓜”的罗冬至,一大早就在江边撒网。现在江水在回落,江边的洄水湾里,总是逗留有很多鱼。十天前下


一、惊变
七月的清晨,江边。
外号“矮冬瓜”的罗冬至,一大早就在江边撒网。现在江水在回落,江边的洄水湾里,总是逗留有很多鱼。
十天前下了一场暴雨,一天一夜没歇。江水暴涨,将两边缓坡上的菜地都淹了。现在洪水已经消退,但依然浑黄。江边的淤泥近一尺来厚,稀稠而滑腻。罗冬至脱了轮胎做的草鞋,肩背着网,挎着蔑鱼篓,溜哧溜哧着一步步到了洄水湾岸边。洄水湾是当年淘金船挖弃的沙石堆造成的,因为多年淤泥沉积,岸边和浅水里长着些水柳、芦苇之类的植物,水面漂着一切可以浮起来的杂物。
罗冬至看准洄水湾的出口,拣好网,站稳了,身子一个旋转,网被甩圆了罩向水面。杂草和芦苇纠缠着网,他收得格外吃力。他抖动着网绳,用着巧力,一点点将网拉近。忽然,沉重的网一松劲,一条大鱼浮出水面来了。这条“大鱼”一米多长,圆滚滚的身上紧绷着衣服,上面沾满了黄泥杂草。
罗冬至吓得“呀”地一声惊叫,丢下网绳,在稀汤样的淤泥里,跌跌撞撞朝江堤上爬……
人们一拨拨朝江边去的时候,秀芝正在做早饭。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看见一辆警车也朝江边驶去了,才意识到江边可能发生什么案件了。她没有闲工夫去看,还要给上幼儿园的女儿静静做饭吃了,好让她去上学。
秀芝的丈夫刘海江,在省火电公司做劳务合同工已经好几年了。具体工作就是随着建设队伍到全国各地野外架设线路,一年难得几次回来。
十天前刘海江回来了一次,是下午五点多回来的。刘海江回来时,脸色很不好,这让秀芝心里不安。家里的那条黄狗,好不容易见到主人回来了,亲热地摇着尾巴迎上去,冷不防主人飞起一脚,踢得它嗷嗷叫着,夹着尾巴退到一边,用哀怨的眼神望着往日和蔼可亲的主人,茫然不知所措。
“你踢它干什么呢?”秀芝怯怯地问,一边要接过丈夫的行李袋。
海江没有松手,提着行李袋径直走进屋。“养了它看不住家,要它有什么用!”
秀芝不答话,呆了一呆,径直去做晚饭。
晚上,麻将馆的谭满珍没有看到往日早就来了的秀芝,便要打电话喊她来打牌。秀娭毑故作神秘地说:“她男人今下午回来了,你今晚就莫喊她来打牌了,你也做做好事咯!嘻嘻。”
后来秀娭毑玩完牌半夜回去,经过秀芝家时,却隐约听见秀芝在嘤嘤哭泣。
但是第二天大清早,秀娭毑却又看见刘海江蹲在坪前桂花树下刷牙,秀芝在择菜,好像相安无事的样子。
海江是第三天下午走的。秀芝将海江送上路过村口去县城的中巴车时,司机嘻嘻哈哈地说:“海江,就回单位去啊。好狠心的哦。哈哈!”
海江脸上涌起一丝不自然的笑。他没搭理司机的话,转头对车下的秀芝说:“记住了没有?”秀芝说:“记住了。”中巴车就哐地关上门,轰轰地加大油门开走了。
那天,秀芝是看着丈夫被中巴车载走的。丈夫告诉她,下车后要坐车去市里火车站,然后在车站呆上半晚等三点钟的火车去山西,很可能年底才能回。
秀芝做好早饭,张罗着让女儿吃了,送女儿到村口坐上接送的车。刚要回家,就见丈夫的发小王大力惊慌失措地朝她跑来,一边喊道:“秀芝,秀芝!你快去江边看看,江里一个死人,裤袋里的身份证是海江的……”
秀芝一听,陡然呆住了,接着眼前一黑,几乎要倒下。王大力慌忙扶住她……

二、离任
“晦气!”
满头大汗的派出所朱所长脱掉警服,光着膀子,将脑袋低在龙头下哗哗地冲着,然后又将胳膊伸到龙头下冲着凉。跟着进来的警员陈哲也是一头汗,站在旁边等着,一边用手抹着脸上的汗水。朱所长见陈哲在一边等,赶紧又将头伸过去冲一下,然后到一边低着头抹着水,边说:“呆会把出警记录整理一下反馈了。幸亏刑侦接过去了。今天可臭死我了。从未见过这么臭的死尸!这个刘海江真是个不省心的角!死了还害我,臭得我差点肠子都呕出来了。”
“朱所,这身份应该就这么可以确定了吧?”
“你没听他老婆说吗?身高、衣着、钱包、身份证、钥匙串,都符合,就是面目腐败了认不出来。尸体泡了这么久,已经肿得像吹了气的猪似的,皮带都解不掉只能剪断,T恤都快撑破了,还能认出面貌出来?”朱所长边说边穿上衣服进了大门,准备朝楼上办公室去。
“嗯嗯,朱所说得有道理。这个身份应该没有疑问了,就是死亡原因还有待结论。”陈哲抹了两把脸,跟在后面。
路过大厅办证窗口,户籍民警向圆圆问:“朱所,就是那个好几次来反映他老婆被同村单身汉调戏的刘海江死了?”
“可不是,”陈哲站住在歇台上,转身对向圆圆说,“据了解,淹死在江里可能十来天了,都臭尸了。唉,真惨!”
“啊!怎么会淹死在江里的?早上不是还来所里说过事么?交谈时感觉挺聪明明事理的一个人,可惜了!”向圆圆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又准备忙她的去了。这段时间正在搞身份证集中换代工作,她忙死了。
“圆圆!”朱所长在楼梯上探下头对向圆圆喊,“今天把工作安排一下,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哦,对了,打电话叫声马良,看他赶得回来不。”
“哎!朱所这么客气!祝贺啦!我这待会就打。”圆圆一边说,一边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
“唉!”朱所长一边上楼,一边说:“总算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一呆就是十来年,可把我憋苦了!”
“朱所高升了!有机会记得小弟呀!我先忙去了。”陈哲上得二楼对朱所长说。他在二楼办公,所长办公室在三楼。
朱所长转头对陈哲说:“一定一定!年轻人好好干,前途远大呢!听闻新来的所长是警校毕业的,之前在市局刑侦一队,这次是下基层来镀金的。你好好跟着他,前途远着呢,跟我可是耽误你啦。”
“哪里哪里!朱所这一年教我多着呢,我先忙去,您歇会。”
“嗯,麻利点,早点去红妹饭店吃中饭去。”
“要不要通知王副和刘导?”
“他们今天去县局开会中午回不来。我以后再安排。”
中午,朱所长一行四人在红妹饭店包厢里吃午饭。三个男人在一起,酒自然就少不了。朱所长仰着头,对着瓶子吹喇叭,继而将瓶子放在桌子上,缓口气,说:“冰啤儿,痛快!自从我来到这个边陲地带管治安,十多年了,大案虽说没负责过,小打小闹可是也经历过无数。眼见没两天就要走了,临了还真有点感叹。”
陈哲说:“都知道基层最难搞了。条件差,工作复杂多变。朱所坚持十来年,难得难得呀。”
朱所长仰身靠在椅子上说;“农村治安,说好管又不好管,说不好管又好管。农民大多诚实憨厚,不蛮缠,不会耍滑头。他们有时物质上吃点小亏不在乎,大多是只想争个理长气顺。比喻像丢东失西的一般失窃案子,他们不是先找村上治安,直接就打110,好似派出所专门替他家开的。你去了,给他们记录了,备案了,他们就觉得被重视了,委屈有人理了,心也就平息了。破得了破不了,过后大多都不追问了。你要是不去,他们就不依不饶,110可劲打,让你头疼死。所以只要有出警通知,必须赶紧到场,安抚群众,记录案情,这是必须的流程。解决问题与否,是另一回事。”
“朱所这是宝贵经验哪!朱所我们敬你!”陈哲和马良端着杯子,一齐朝朱所长敬酒。
“哎!大家一起喝!圆圆,你的酒呢?”朱所长看向圆圆坐着托腮看着他们喝酒,便说,“你也喝一点。”
向圆圆连忙起身:“谢谢朱所,我不会喝酒。再说,这几天来办身份证换证的很多,我呆会要早点去所里。”
“哎呀,不是两点上班嘛。你急个啥。”
“朱所,我喝不了酒嘛,老百姓可不管上班时间。他们老远来,也不敢耽误他们回去的时间。再说所里也不能一个值班的也没有嘛。”
“嗯嗯,圆圆工作狂,敬业精神可嘉。向你学习!”陈哲和马良打趣道。
“圆圆,那也好,你随意。”
“那我先走了朱所。你们慢慢吃喝,有事我打你电话。”向圆圆起身告辞走了。
三个人继续喝酒。马良问:“那个刘海江死了?”
“可不是,死了。这小子是个头痛对象,之前没少给我添堵。”朱所长仰头将瓶子喝空了,反头一看,一箱酒喝空了。陈哲反应快,高声喊:“红妹子,送酒上来!要冰镇的!”
“说起这个刘海江,可是有故事内容的人。十三岁的时候他娘被村里无赖强奸杀害,凶手逃跑几天后跳江自杀,可是过了一年,刘海江他父亲到派出所喊冤,说当年江里的死者根本不是凶手,当地有人在广东看见过凶手露过面。这不是扯犊子么?公安刑侦勘验的结果,还会有错?可是老头子一根筋,定要公安去广东抓人。三天两头来所里纠缠,我上一任被弄得烦透了,后来还去县局市局闹。后来市局,”朱所长扬起瓶子说,“喝酒!别呆瓜似地盯着我听,喝酒吃菜呀。”
“哎哎,喝酒!”陈哲和马良连忙举起杯子,“刘海江也给您找过茬。市局当初有没有去核实一下呢?”
“可不是,”朱所长打个酒嗝。皱着眉头说道:“我来这里之前,就听说刘海江父亲喊冤的事情,按理核实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是来时,市局李副局长曾专门交代我,对于他父亲喊冤的事情不要理。再告诉你们一条,上面不让做的事情,坚决不做!”朱所长打了个酒嗝,“因为他总去市局瞎胡闹,市局有次将他铐起来关了三天,结果人从此就焉了下去。我来这里没两年就死了。也许是不甘心,刘海江读了警察学校,而且学的还是刑侦专业,似乎要实现他爷老子遗愿。他毕业出来,不晓得何故,公安部门都没接纳。他好歹做了一年辅警,不知怎的不干了,自己到火电公司做了合同工。后来成家有了个女儿。”
“刘海江是刑侦专业毕业?”马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那天他来所里反映他老婆多次遭人调戏,朱所你们不在,我接待的。看他对法律常识和警察办案很熟悉的言词,我当时还诧异来着,农村里居然还有这么懂专业的人。”
“哎,就是嘛。本来他娘那事慢慢平息了。刘海江也没再追案子问了。不想他老婆又被同村一个叫李世光的无赖强奸未遂。这个事情开始是我去处理的,我最容不得这些流氓无赖欺负妇女了,当即没客气就将他拘留到所里,准备取证。不料晚上余副局长打电话过问此案说:因为是初犯,可酌情处理。酌情处理,当然要懂含义了,就是轻描淡写地处理。我只能照指示办。可是刘海江事后找到所里说,李世光不能定为滋事骚扰,是强奸未遂罪。这小子学的刑侦专业,我还真辩不过他。我说,你不服去县里市里反映,少在我面前能!结果他还真的去县里,市里,最后当然没弄出啥名堂。只是那个李世光也真是个泼皮,后来居然又几次三番图谋不轨,屡教不改。几抓几放,成了个老油渣了。刘海江常责骂派出所治不了一个地痞无赖。搞得我常常火大。别说这些了,这里我也呆不了两天了。喝酒喝酒!”
朱所长正和陈哲马良喝着,忽然他的电话响了,原来是向圆圆打来的,说市局来了个人了解情况。
朱所长挂了电话说:“干这行就这样,饭都不能安宁吃一餐!”扭头朝楼梯口喊:“红妹子,买单!”
陈哲连忙说:“朱所,哪能呢,我们请你才是。”说完咚咚地抢先下楼结账去了。
朱所长一行回到派出所的时候,来人正和向圆圆聊着。向圆圆说;“朱所,这位是市局刑侦科张警官,来了解刘海江的情况。”
朱所长一听又是刘海江,心里就莫名地烦燥,说:“张警官,案子不是在县局嘛。你到他们那里可以了解更准确的信息。”
“朱所你好!我叫张超。”来人伸出手来和朱所长握了,又和陈哲和马良一一认识握手。完了说:“刑侦部门也一样要到当地调查才得到信息情况的。案子在你们辖区,当然找你们了解嘛。”
“嗯,是吧,那我们到办公室说。”
朱所长和张警官在办公室坐定。朱所长说:“基层条件就是差,电力弱,高峰时空调都开不动,只能开风扇。”朱所长打开吊扇,又摸出烟:“抽一支?”
“不抽烟,谢谢。”来人端坐着,微笑着摆摆手。
朱所长自己叼上一支烟点燃了,说:“张警官,你想了解什么情况?”
“嗯,请问,刘海江年龄多大?”
“大约三十岁。是的,是三十岁。”
“是从省警校刑侦专业毕业?”
“是的,怎么啦?”
“他多高?”
“大概一米七的样子。”
“现行职业?”
“好像在省火电公司工作。”
“他哪年从警校毕业的?为啥没有从警?”
“这我怎么知道?哎呀,张警官,你就是来打听这个刘海江的吗?”朱所长心里很不自在,只差说,看你问话就像盘问嫌疑人一样,把我当谁了?
“噢噢,不好意思,”张警官笑了笑,放松了自己坐姿,“我是想证实一下这个刘海江是不是就是我在警校的同学。其实我想应该是。年龄、身高、地址、专业,都符合。”
“哎呀,是张警官的同学啊?可惜……”朱所长表现出同情的神态。
“唉,当年毕业那时还没有手机,毕业后大家各奔前程,以后就一直没有顾得上联系。当年刘海江在班上学业可是很出色优秀的,可惜没有发挥的机会。对了,他是怎么死的?”

共 1699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静悄悄的七月清晨,沉积着淤泥的洄水湾边,打鱼的“矮冬瓜”一网兜网出了惊天大事!已经于十几天前外出工作的刘海江,为什么淹死在江里?是自杀还是他杀?牵挂着刘海江的张警官经过严密调查和走访,越发觉得案子扑朔迷离,牵扯此案的人各怀心思,背后暗潮汹涌,他要如何给曾经的警校同学刘海江一个公道?作者开篇首先抛出一个悬念,勾起读者强烈的阅读兴趣,在接下来的层层剖析中,不着痕迹地抛出一些线索,让走入绝境的案件呈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局面,也把读者的好奇心最大化地调动起来。作者对于文章布局可说是出神入化,在每一个险处巧妙转弯,其思路令人惊叹。文笔沉静从容,场景描绘活灵活现,对人情世事描摩得深刻透彻,读后令人感到彻骨寒冷。人际关系、世俗世相被写到了极致。在这些看似平常又不平常的事件背后,隐喻着更深层次的东西,值得读者一再揣摩深思。佳作,倾情推荐赏阅!【编辑:随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72818】【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6100 第695号】
1 楼 文友: 2016-07-27 12:04:17 云水这篇文极有质感,不管是思想还是表现手法都非常成熟老道,超强的逻辑思维,简洁凝炼的语言,深思熟虑的情节安排,非常完美!我投降了!压不住。编按已经花费了我所有的脑细胞,你想再要好一点的,没有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7-29 14:09:07 随玉 你这是捧杀啊,好歹你也说说那里不足。呵呵
2 楼 文友: 2016-07-27 1 :19:29 一篇推理性极强的侦探小说,情节紧凑巧妙,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破案过程很精彩,案情真相却很残忍,社会万象,包罗其中。读后让人唏嘘不已。拜读佳作,欣赏并学习! 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让别人点评去吧!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7-29 14:12:41 谢谢你的欣赏!你读得很仔细,领悟的也和我想要表达的一致。感谢!
 楼 文友: 2016-07-28 09:2 :18 小说构思成熟,处处可见作者严密的逻辑推理,精心的故事铺设以及运笔的大气沉稳。
刘海江上车前嘱咐妻子 记住了 有故事;骨灰盒低调处理有故事;女主人公与王大力的暧昧关系看似有故事;女儿的童言无忌有故事等等,全文步步为营,情节环环相扣,故事精彩纷呈。小说思路清晰,案件推理层层剖析,专业性强,场面逼真,人物鲜活、文笔大气自如。特别是结尾,主人公得知自己用心构造的沉尸案被同学侦破后的惊天举动,成为全文的高潮,小说此时戛然而止,作者对于人物内心的刻画、人性的深刻解剖同时达到了高潮。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回复  楼 文友: 2016-07-29 14:15: 2 琴声的点评总是这么到位和深刻。谢谢一路悉心指点!
4 楼 文友: 2016-07-28 10: 6:44 在这个好坏掺杂的社会,好人往往着坏人害,而无法走向美好的光明去处。好人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触犯了法律,毁灭了自己。这是个引人深思的社会问题。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7-29 14:17:28 你的感悟很深刻,直达我想要说的主题。握手!
5 楼 文友: 2016-07- 0 10:10:0 来看看,踩一脚。细心看过,前文很棒,结尾转折那里感觉有些不自然。这个故事很有思想性,刘海江这个人物非常有探究性,他的经历是社会形象的缩影。很棒,情节设计很好。 素色画悲秋,清歌唱我愁。断句写轻忧,浮生若水流。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7- 1 21:50:56 谢谢向的细心阅读和直言不讳。接受你的意见!
6 楼 文友: 2016-08-02 10:28:46 对于您的作品,我每次都是悄悄的来,然后又悄悄的走,不敢留下一点足迹。因为祟拜,因为文章太过精彩,错落有致,思维细腻,驾驶驭文字技巧娴熟,令人羡慕与佩服!写文辛苦了,奉上一杯香,顺便偷走点东西,不然对不起我这脚印哈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8-04 17: 4:02 友友过谦了。看了你的大作,很棒!让我们互相学习!
7 楼 文友: 2016-08-0 14:12:5 这篇文章真是没说的,结构严密,语言简洁,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十分佩服,惟有一点有疑问,就是海江的母亲的案件和他没干警察,似乎上面有人故意和他做对,但没交代。问好云水老师,田舍郎拜读。 想写点什么,一落笔却不知道要写什么……这也是我写作中常碰到的问题。
回复7 楼 文友: 2016-08-04 17:44:01 从回复可以看出,你仔细读完了。谢谢!确实,杀害海江母亲的凶手,其包庇者,读者应该可以仔细揣摩出来,就是市局李副局长。草草了结十多年前的浮尸案,压制不让海江进警界,告诫朱所长不要理海江父亲申冤,压制张超不让复查那个案子。都是为了捂住那个借壳脱逃的杀人犯,只是文章中没有很明显点明,仅仅借秀芝之口说了句: 凶手在公安有关系背景。看来过于隐晦了。感谢关注!
8 楼 文友: 2016-09-25 08:46:45 第一次看云水的小说,惊艳啊!文章饱含着对底层人民的同情,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如果奸恶得不到惩治,那么将物极必反,酿成更大的悲剧。
社会一小撮的阴暗,却让一个家庭两代甚至更多失去应有的阳光。文章的结局很凄惨,让人对生活的无奈和性情的执拗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这是对某些黑恶势力的拷问,也是对小老百姓如何走向光明的一种探寻。欣赏!
回复8 楼 文友: 2016-09-27 12:58:17 感谢沙沙的关注和点评。请多多提出批评指正!
从来认定文章当以展示社会底层百姓的疾苦为己任,呼唤良知和正义回归。虽说不至于达到醒人济世的功效,但这是写作的最高境界,努力向这个方向仰望,靠近。
9 楼 文友: 2016-10-0 21:01:20 大力祝贺云水小说二次绝品!!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回复9 楼 文友: 2016-10-05 20:18:11 有你的辛勤指点,谢谢你!
10 楼 文友: 2016-10-04 07:58:14 如我预想的一样,果然是绝品。
回复10 楼 文友: 2016-10-05 20:18:58 感谢关注欣赏!多多交流!握手。远大医药立可安治腹泻效果
月经血块多经期延长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老年性关节炎用什么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