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信息港

当前位置:

桃花驿十五届桃花诗会“毕业”

2020/03/27 来源:延边信息港

导读

桃花运故事梗概:穆忠厚为人老实巴结,是村里有名的“老好人”,眼看都快四十了,还是光棍一条,大伙都说穆忠厚这一辈子怕是没有讨老婆的命了,长

桃花运
故事梗概:穆忠厚为人老实巴结,是村里有名的“老好人”,眼看都快四十了,还是光棍一条,大伙都说穆忠厚这一辈子怕是没有讨老婆的命了,长兄为父,这急坏了穆忠厚的大哥和大嫂,可穆忠厚却不紧不慢说缘分未到,还自嘲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唉,看来穆忠厚的婚事没有指望了,大哥大嫂唉声叹气,只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双亲。可就在灰心丧气的时候,幸福突然降临了。一个叫潘再安的邻村男人敲开了穆忠厚的门,许诺要把表妹桃花嫁给他。真是天上掉下了个林妹妹,那桃花长的就像她的名字,娇艳动人。乐坏了哥哥和嫂子,大伙又妒忌又羡慕都说穆忠厚行了狗屎运。可不是嘛,穆忠厚也是合不拢嘴,把桃花捧在手里怕化了,放在口里怕吞了。可桃花却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的态度,有时候还对着窗外独自落泪。一天晚上,她从娘家回来,没有像往常一样拒绝忠厚。好景不长,桃花又恢复了原来冷冰冰的样子。桃花的反复无常令哥哥嫂子很不满,后来一位邻村的亲戚告诉真相,说桃花是潘再安的情人。哥哥嫂子让穆忠厚把桃花休了,不要戴绿帽子。穆忠厚却认定了桃花,说这一辈子只要桃花不离开他,她爱咋就咋。哥哥嫂嫂叹了口气说,你就去做冤大头吧!桃花听到此话心里很愧疚,很纠结。但还是割舍不了和潘再安的感情,也经常和潘再安约会。穆忠厚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心里非常痛苦,不会抽烟的他也开始抽烟喝酒,而这时候的潘再安又和另一个女子来往了。伤心绝望的桃花约来潘再安对质,要潘再安给自己一个交代。但是潘再安却言辞闪烁再三应付。痛苦绝望的桃花最终明白了潘再安的心思,经过痛苦的思索,她决定结束以前的生活,和穆忠厚好好过日子。就在这时候,潘再安的相好离开了他,潘再安又想和桃花重续旧情,。桃花冷冷地告诉他,她不会像以前那么傻在上他得当。穆忠厚和的哥哥嫂嫂听到后眼泪流了下来……
主要人物:
穆忠厚——男,三十九岁,勤劳善良,忠厚老实。
桃花——二十五岁,穆忠厚的妻子。
潘再安——男,四十多岁,招花惹草,桃花的情人。
穆宽厚——男,四十多岁,是穆忠厚的哥哥。
翠花——女,四十多岁,穆宽厚的妻子。
王婶——五十多岁,穆忠厚的亲戚。
场景:
穆忠厚的家穆宽厚的家乡间小路河边
穆宽厚的家(白)
秋高气爽,风轻云淡。
农家小院。
穆宽厚和妻子翠花在剥着玉米。
穆宽厚忧愁地:唉,现在这老实人越来越吃不开,忠厚的媳妇把人能愁死。
翠花嘴一撇:可不是嘛,都快奔四了,我看难了。
穆宽厚满脸不悦:你咋能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想看我兄弟打一辈子光棍?都说长嫂为母,你怎么连一点心都不操。
翠花发着牢骚:我咋不操心?前一段时间我还给王婶放了话,让她有合适的就给咱忠厚说,长相都是次要,关键能过光景。
穆宽厚点了点头:就是的,那你啥时候把王婶问问,这长时间也没个回话。
翠花皱了皱眉头:那肯定没有合适的。
穆宽厚讪讪地笑了笑:说不一定王婶忘了?
翠花白了丈夫一眼: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去,明儿给忠厚背个媳妇。
穆宽厚家(白)
冷不防王婶进来了:给谁背个媳妇?
夫妻俩一回头忙起身让座,翠花惊喜地:陕西地方斜,说谁谁就来。婶,赶紧坐!
穆宽厚也赶紧递过一个小凳子:翠花,赶紧给咱婶倒水。
王婶打量着宽厚和翠花疑惑地:你两口在这儿说我啥?
翠花端来一杯水:哎呀,婶,说你人好心肠好。(说完对丈夫挤了挤眼睛示意着)
穆宽厚会意到:就是的,我兄弟的事情叫你操心了。
王婶放下杯子叹了口气:方圆几十里也就只有你们俩为兄弟这样操心,对了,我们村还有一个哑巴,嘴虽然不会说,但那心灵醒得很,啥都会干,就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
穆宽厚看了看妻子失望地:哑巴?这……不太好吧?
翠花也为难道:王婶,你看我家忠厚虽然说老实些,但是过光景可没的挑,你看三间一层半的房子盖的多漂亮,又没负担!
王婶拍了拍膝盖无奈地:你们以为我想说那哑巴?这总比打光棍强吧。宽厚,翠花,你们不知道我把嘴皮子都说烂了,可现在这女娃人家就是……有一句什么话来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拿我们村的……
穆宽厚家(白)
正说着,穆忠厚领着潘再安急冲冲地跑了进来:哥,嫂子,赶紧给我取两千元。
穆宽厚皱了皱眉头:你要钱干啥?
翠花:就是的。
穆忠厚:哎呀,你们就不要问那么多了,有,赶紧给我拿,反正不是干坏事情。
穆宽厚看了看翠花为难地:那到底是干啥用?
潘再安:算了吧,兄弟你的好意我领了,不要因为我,把你们兄弟的感情弄得不合了,(说着转身要走,忽然看见王婶)姨,你咋也到这儿?
王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哦,这是我亲戚,怎么你认识忠厚?
潘再安懊悔地一跺脚:都怪我这双手……
(闪回)乡间小路(白)
潘再安双手抱着头,躺在地上。旁边两个人恶狠狠地对着他的腰间乱踢着,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叫骂着:让你娃赖账,跑了和尚还能跑了庙?
其中一个:有种你就别回来,什么时候还钱?
潘再安苦苦哀求道:你们能不能再给我宽限些日子,我这就回去想办法……
另一个冷笑道:你把我们当成瓜子?放了你就等于放虎归山!
潘再安一看软的不行,就一副赖皮样: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破罐子破摔叮当响,要钱没有,贱命一条,你们想咋样就咋样?
其中一个揪住潘再安的衣领眼里闪着一道寒光:软的不行,又跟老子玩阴的,你还嫩了点,信不信今天就废了你!上!
说完两个人对着潘再安一阵拳打脚踢,潘再安不寒而栗,嗷嗷直叫:救命啊,救命啊!
(闪回)乡间小路(白)
正好被从建筑工地回来的穆忠厚听见,他忙揣上钞票,跑了过去一把拉开:有啥事情好好说么,这样会出人命的!
那两个人住了手。
其中一个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潘再安忿忿地:兄弟你不知道,这是一个赖皮,借了我们五千多块钱,三年了不是这借口就是那借口,东藏西躲,一拖再拖就是赖着不还,你也知道咱农民挣个钱不容易,为了这点钱把我们的腿都跑断了。
另一个:可不是?有钱赌,没钱不敢别赌?皇上买马的钱你都敢赖?今日非把你打残不可,叫你娃见识见识,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说着又对潘再安一阵拳打脚踢。
潘再安一把抱住穆忠厚的腿恳求道:兄弟,人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先替我把钱还上,我一定想办法给你!
穆忠厚看了看遍体鳞伤的潘再安,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从衣袋里掏出三千元:你们先把这拿上,我这回去就给你们凑!
其中一个接过钱拍了拍穆忠厚的肩膀:兄弟,你把这钱借给他等于打了水漂。
另一个:你就话多的很,行,潘再安我们今日就放你一马,明天再凑不到钱小心着!
说完两个人扬长而去。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潘再安感激地:兄弟你心肠真好,我看你比我小,是这样,咱俩不如结拜结拜。
穆忠厚高兴地:好么,以后你就是我哥。哥,咱回!
(闪回完)穆宽厚家(白)
穆忠厚:哥,赶紧取钱吧!
翠花跺了跺脚:忠厚,如果给你娶媳妇,不要说两千就是两万,我和你哥都给。
穆宽厚把脸别到一边:自己的事情都解决不了,还管闲事。
王婶打着圆场:唉,忠厚帮人是好事情,你哥你嫂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你也老大不小了,万一有合适的机会,你却把钱折腾完了。
翠花接过话头:可不是么。
潘再安:姨,听你那话好像是给我兄弟说媒?那是咱村谁家的女子?
王婶:刘老五家的。
潘再安嘲笑道:姨你没搞错吧,把那个哑巴给我兄弟说?忠厚,这事情包在哥身上了。
穆宽厚不信任地:你?
潘再安拍了拍胸脯:对,你们把彩礼准备好,我马上给你领一个!
王婶赌气地: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宽厚翠花叫他领!
潘再安:你们就等着办喜事!
穆宽厚家(晚)
床上,翠花辗转发侧。
穆宽厚皱了皱眉头:哎呀,你在干啥,烙饼呢。
翠花索性坐了起来:你说那个潘再安是不是骗子?
穆宽厚苦笑道:谁知道,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翠花皱了皱眉头数落着:就说忠厚叫猪油蒙了心,你脑子又没进水,咋就那么轻易相信人的!
穆宽厚叹了口气:那还能咋?咱现在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话说回来,万一他是个骗子,咱也不怕,他不是和王婶一个村的?
翠花坚定地:就是的,看他能耍啥花招。
穆忠厚家(白)
宽敞明亮的三间一层半,院落里水泥打的地面。
潘再安指着房屋:桃花,哥还能把你往火坑里推?你看这房子修得多漂亮,院子收拾的又干净,忠厚那是一个老实疙瘩……(说着暧昧地对着桃花一笑)
桃花幽幽地看着潘再安:你就这么狠心……
潘再安情绪激动地扇着自己的嘴巴:都怪哥不好,哥对不起你,桃花你要是不愿意,哥不勉强你,走,咱回,就是人家要砍哥一条腿,那也是哥的命。
说着拉上桃花要往回走!
桃花急了,一把拉住潘再安的胳膊,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再安哥,我愿意,我愿意……
潘再安眨了眨眼睛挤了几滴眼泪:桃花,哥也是没有办法,希望你能体谅。你也老大不小了,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事情,哥已经是死娃抱出南门没救了,哥希望你幸福!
桃花伤心地看着潘再安喃喃自语:幸福?我会幸福吗?再安哥你心里明白。
潘再安恳求地看着桃花:桃花,不要这样,咱们以后……
桃花眼泪汪汪地:你不要说了,再安哥,只要你知道桃花是为了你。
潘再安:哥一定会对你好。(然后又朝屋里大声地喊道)忠厚……
穆忠厚的家(白)
穆忠厚痴痴地看着桃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潘再安得意地:我说的没错吧?
桃花低着头咬着嘴唇。
穆宽厚猛地一转身,就要向外跑。
潘再安一把拉住他:忠厚,你这是干啥去呀?
穆忠厚脸一红,自行惭秽地:再安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人常说好马要配好鞍,我和她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潘再安扑哧一笑,安慰道:谁说的?她人长得美,你心灵美,你俩刚般配,我就是看上你实在,知道不?
穆忠厚被潘再安说的晕晕乎乎:哥,你说的是真的?
潘再安重重地点了点头:人我给你领来了,该去准备的你去准备吧,五天后娶人!
果园里(白)
穆宽厚和妻子翠花在果园里锄地。
翠花皱了皱眉头:宽厚,我总觉得这事情有点儿突然,心里很不踏实,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说这会不会是一个骗局?
穆宽厚不满地瞥了妻子一眼:哎呀,你的心思就是多,忠厚没有媳妇的时候你发愁,有了媳妇你却这不对的哪不对……
翠花眼睛一红,委屈地:做嫂子的真难,不闻不问也不对,操心又操不到心上,又不像你们亲兄弟俩,心咋想嘴就咋说,就是说错了,做错了,也是打断的胳膊连着筋,谁也不会怪谁。
穆宽厚默默地看着妻子:翠花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要说你,就是我也很纳闷,说真的咱忠厚的确配不上人家桃花。不过人要是走了运,啥事情都很难说。翠花你说是不是?
说着讨好地笑了笑。
翠花叹了口气:唉,也许是吧,但愿忠厚走了桃花运!
穆忠厚家(晚)
屋里的充满了喜气。
崭新的家具和窗户上贴着喜字。
穆忠厚脸上洋溢着喜悦快乐,他痴痴地看着坐在床沿上娇羞的桃花。
只是桃花眼里噙着泪水,脸上没有一点新娘的喜悦,有的只是浓浓的哀愁,大大的眼睛蓄满了眼泪。
穆忠厚慌了:桃花,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桃花轻轻地摇了摇头,眼泪就像两串珍珠掉下来:忠厚哥,我想一个人坐一阵……
穆忠厚犹豫了一下,搔了搔头抱起一床被子:好,那我到那边小房子去,有事情你叫我。
桃花看着忠厚带上门到小房子去了,她再也止不住了,扑在床上失声痛哭。
穆忠厚的家(白)
次日。
翠花和穆宽厚来到穆忠厚家。
看见穆忠厚在厨房里做着饭。
翠花脸一拉:忠厚,你咋做饭?桃花呢?
穆忠厚憨憨地一笑:还睡着呢。
穆宽厚暧昧地一笑:忠厚看不出哦,哥给你说,细水长流……
穆忠厚脸一红,跺着脚:哥,你看说的啥话,昨天晚上,我们压根儿就没有在一块,我在小房子……
穆宽厚和翠花面面相觑,穆宽厚一把拉住弟弟:啥,你在小房子过的夜?怎么能是这样子?
翠花朝里屋看了看,又看了看忠厚小声:这桃花也太不像话了。忠厚,你咋这瓜的,她叫你到小房子去,你就去?你听嫂子给你说,啥事不能都由着她,惯着她,你没听老人说,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
穆忠厚搔了搔头傻笑着。

共 8 0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是啊,好心终有好报。穆忠厚人如其名。忠厚老实。快四十了还没有老婆,急坏了大哥大嫂。不料桃花运降临,邻村一个 介绍给他一个桃花妹妹。真是天降的桃花运啊。不料那桃花其实是那个人的情人,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私情才找了这个老实人掩护。但是穆忠厚对桃花还是真心真意。最终感动桃花,桃花终于和情人断绝关系,真心和穆忠厚过起日子了。故事很好。欣赏。【编辑:兰陵美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0252 】
1 楼 文友: 2012-10-25 11:15:48 是啊,好心终有好报。穆忠厚人如其名。忠厚老实。快四十了还没有老婆,急坏了大哥大嫂。不料桃花运降临,邻村一个 介绍给他一个桃花妹妹。真是天降的桃花运啊。不料那桃花其实是那个人的情人,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私情才找了这个老实人掩护。但是穆忠厚对桃花还是真心真意。最终感动桃花,桃花终于和情人断绝关系,真心和穆忠厚过起日子了。故事很好。 陕西作协会员,生于六八年,左腿因骨髓炎致残,双耳失聪,已经发表作品一百多篇,代表作为长篇小说《生命的微笑》
2 楼 文友: 2012-10-25 18:12:02 我认为这个剧本可能在我创作中,算得上比较好的,希望大家点评!
 楼 文友: 2012-11-01 11:54:00 拜读寒梅的好作品。学习! 相信自己的努力退行性骨关节病怎么治疗
动脉粥样硬化如何用药治疗
盆腔炎引起的小腹痛
小孩流鼻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