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盘他s直播

打开盘他s直播

夜雨渐凶,拍打在窗上,滴答作响。

龙城城门附近,一座普通的小旅馆中,星轨站在窗前,望着一片朦胧的夜景,眉头微皱。

他的手上,拿着之前莉莎给他的通讯仪,但诡异的是,它完失去了效用。

星轨仔细检查了一下,现通讯仪的回路构造都没有问题,这显然是通讯场的问题。

整个龙城的通讯都被切断了?还是只针对外来人?

无论是哪种,对星轨而言都不是好事,因为这样一来,他就无法直接联系莉莎。

抛了抛手中的通讯仪,星轨决定去大堂吃点东西,顺便打听点情报。

他离开房间,沿着廊道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一楼大堂中角落中吃着东西的老者,那青涩少女也坐在一旁,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

星轨见状,直接走下楼去,来到了老者桌前,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不介意一起用餐吧?这顿我请。”星轨淡淡一笑,似乎很有自信老者会答应。

老者看了他一眼,胡须一撇,道:“你小子倒是财大气粗的很,是有事要问我吧?”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星轨恰到好处的拍了拍马屁,“前辈一定知道,为什么通讯仪不能用吧?”

卖萌音容街拍秀美动人

“近场封锁。”老者淡淡道:“龙城的通讯场都被设置了特殊回路,只有经过验证的通讯仪可以互相联系,而且可能受到监听。”

“验证?监听?”星轨暗凛,“这是国王的意思?”

老者点头道:“储君问题很敏感,估计国王也很纠结,毕竟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无论立谁都很麻烦,因为两个王子的势力可谓不相伯仲。”

星轨听他说得这话,登时有些讶异,朝四周望了望,但并没有人看向这里。

“不用紧张,他们听不到我们说的话。”老者却是淡定自若。

星轨恍然,眼前这老者一定用了某种魔导术让周围的人无法窥听这里的对话。

风系?灵魂系?

星轨看不出来,他甚至连老者的魔力波动都没有看出来,而此时,老者倒了杯酒,推到他身前。

“我还没成年。”星轨将酒推了回去。

“谁告诉你没成年不能喝酒的?”老者不以为然。

“这只是我不喜欢喝酒的借口。”星轨不由一笑。

此时,旅馆的门被猛然推开,一个人影没头没脑的冲了进来,险些撞在柜台上。

狂风夹着雨点,自门外卷入,登时怨声载道,不少人对着那人影指指点点。

那人揭开雨衣,一手拍在柜台上,撂下一枚银币,道:“快,给我来杯热乎乎的酒。”

他声音很大,完没顾及周围人的感受,让众人不由纷纷侧目。

星轨亦望向柜台,只见那是一个英气逼人的少年,金凌厉,浓眉大眼,短夹克配长裤,干净利落,身姿矫健充满阳刚气息。

“抱歉。”此时,柜台服务员道:“我们不卖酒给未成年人。”

“呵?”金少年不满道:“你哪只眼看出我这么成熟的人未成年呢。”

“身份卡。”服务员淡定的道。

金少年神色一滞,随即指着那服务员道:“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他说罢,转身一望,一眼看到了星轨和老者的座位。

金少年看到桌上的酒,目光一亮,竟是大摇大摆的走到桌前坐了下来,“美丽的小姐姐,帅气的小哥还有这位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的老前辈,赏口酒如何?”

少女闻言,脸上微红,低下头去。

星轨只觉这人完不带脸,不由好笑。

老者一笑,道:“这里这么多人有酒,你怎么偏偏选上我这桌。”

“因为你这桌聊天不受限制,舒服。”金少年嘿嘿一笑,“老前辈这‘流风障壁’如此精巧,一看就是个大高手。”

老者神色微动,随即笑着点了点头,给他倒了一杯酒。

星轨心下暗凛,这少年居然一眼就能看出老者那隐藏的很深的魔导术?这魔导术的规模如此细微,一般的魔导师恐怕出是什么魔导术,绝然是很困难的。

金少年看到有酒,神色大喜,直接拿起来一口酒就灌了进去,而后打了个长长的嗝,畅快道:“爽~”

少女见他这般肆无忌惮,更觉尴尬,星轨却是觉得他这爽朗性格颇有意思。

“小兄弟这一双变异曈,和‘逆理贤者’是什么关系?”老者忽然问到。

星轨闻言,心下暗暗一惊。

逆理贤者,新生代中的佼佼者,曾经的伽兰德四天王,如今的帝国十杰之一!

他现在也是伽兰德行省帝国驻军的高层人物,在帝国南区有相当的影响力。

而他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那一双‘魔力透析瞳’!

“难得能这么开心的喝酒,干嘛要提那个脸臭的跟屎坑一样的家伙啊。”金少年直摇头道:“来,咱们畅饮三杯。”

他说着,也不客气,拿起酒壶就给老者和自己倒酒。

见少年完不想提,老者也没有追问,只是一笑,与他举杯共饮。

金少年又一杯落肚,道:“我好不容易从伽兰德学院那破地方逃出来,终于可以惬意一番了。”

“伽兰德学院?”星轨讶然道:“那是帝国南区如今最好的两所学院之一,你该不会放着那里不读,要转学到龙歌王家学院吧?”

“你怎么知道?”金少年浓眉一挑,嘿嘿一笑,“不过我可不是来学习的,我是来找人的。”

大雨倾盆,落在石砖上,弹起无数水珠。

一双粉红的鞋子踏在雨中,雨水瞬间如同被驯服的妖精一般,有韵律的在那纯白如玉的脚边跳起舞来。

舞动的水珠之上,修长的美腿毫无瑕疵,粉红的短裙透着娇俏,玲珑浮凸的曲线蜿蜒而上,纤长双手拿着一张纸,似在专注的看着。

她没有撑伞,但风雨乖巧的落在她身周。

“哈欠!”忽然,她打了个喷嚏,琼鼻微皱,薄唇轻启,“哪个混蛋,在诅咒姑奶奶哦?”

她声音脆如莺啼,婉转动人,但说出的话却足以让人汗颜。

幸而,此时并没有人经过。

雨势愈凶,她拿着那张纸,随意的翻折起来。

纸上写着许多信息。

“龙歌王家学院特聘教师”

“年龄:17”

“姓名:伊璐诗维米利亚”

“魔导称号:妖精之羽”

“特别备注:系魔导师”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