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官方网站入口

猫咪官方网站入口

   某白扶着铁锹沉思。

   按山神所说桑家算是闻获大世界顶尖修仙世家,子弟无数家族兴旺,换句话说就是横行霸道之流,霸凌一片广袤陆地掠夺资源,作威作福。

   问题是,闻获大世界遭魔界入侵,生灵涂炭战火熊熊。

   天庭拦住了魔界主力,作为闻获世界修仙世家以及各个宗门负责清理渗透进来的低阶魔物,然而,按照山神所说除了妖兽区域以外,人族领土各地都有魔物肆虐,许多山神土地城隍遭魔物猎杀吞食。

   与走兽相比,人类因天资原因血肉更受恶魔欢迎。

   “呵呵,明明整体实力比魔族更强,却被无情按地上摩擦。”

   白雨珺懒得多管闲事,只想弄明白那个桑家子弟为何认识龙鳞,毕竟龙鳞表面可没特意标注龙字。

   世间披鳞带甲兽类多了去了,怎么一口咬定就是真龙?

   收起铁锹,快速甩头抖落衣裙土尘。

   猴子有样学样。

   三尺高山神腿肚子抽筋,暗骂自己话太多,这姑娘分明就是一个大妖,身为山神对山林里各种飞禽走兽无比熟悉,许多野兽正是如此甩水……

   唉,真是魔族横行妖孽肆虐。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山神眼睁睁看着俩大妖蹦蹦跳跳远去,似乎商量去寻桑家晦气。

   “多事之秋啊……”

   俩妖骑自行车叽叽喳喳飞快。

   矮猴斜跨式骑车动作娴熟甚至无师自通学会漂移,卷起草屑树叶,惊得鸟雀炸锅,轴承一路火花带闪电疾速飞驰,掠过某个钻进山林的魔物身旁时某白伸个懒腰,不小心发生剐蹭事件,自行车速度太快,小小手掌将魔物撞成血雾。

   “吱吱吱~进城喝酒去喽~”

   穿透浓密雨林,眼前忽然是一片断崖。

   “叽……”

   ……

   天边弯月血红色。

   皓月血红,必有血腥杀戮,杀戮,已然成为时代特色。

   一高一矮两个戴破草帽穿粗衣身影在官道缓慢行走,某白倦了,不想火急火燎东奔西走,只想安安静静感受阳光雨露。

   整日东奔西走不如喝两口小酒。

   破草帽,腰间挂一葫芦香甜美味果酒,做一个浪迹天涯江湖刀客挺有趣,至于神魔战争,能做多少全随心,大海太大,小龙一条掀不起浪花,该拔刀绝不含糊,该当缩头乌龟保证藏严实。

   夜色深沉,黑暗中孤魂野鬼呜咽抽泣。

   猴子鼻头耸动。

   “吱,血腥味儿,正前方。”

   官道黑色树影森森,树木空挡正远方,山谷盆地周围映照火光,按照田地分布以及小路来看应当有一座村庄。

   “嘶~去看看。”

   不急不缓慢慢朝村庄走去,魔气鼓荡烈火熊熊,以魔物嗜杀残忍习性根本不会有人存活,早一步晚一步没区别,强大热感应能力没发现活人,并未因此愤怒悲伤,对于人类,白雨珺做的够多也付出很多,没有亏欠。

   燃烧的茅草屋坍塌,带起浓浓灰烬,难以掩盖遍地血污。

   屋前,被撕成两段的猎户双目圆睁,望着屋檐下血迹死不瞑目,临死前拖着半截身子想爬回家,距离着火茅屋不足两丈……

   人死了,鸡犬牛羊亦不得活。

   牛头摔落草丛,被穷苦人视作生活根本的黄牛惨遭撕咬吞食,空余惨白骨架。

   看家护院大黄狗口吐血沫出气多进气少。

   忽然,一双满是血腥手掌抓住猎户半截身躯,拖猎物似的拖走,留下长长暗红色血路,直奔村落打谷场篝火堆,那里有十几个丑陋魔物正在进食,而食物,则是人……

   篝火堆烤制食物,木棍穿尸体翻滚烘烤……

   魔物丑陋,牙齿尖锐参差不齐,吭哧吭哧撕咬嚼食满嘴血液,牙缝残留红色碎肉,虽有着与人类相似外形但更野蛮狂躁,别小看低阶魔物实力微弱,武林高手凭借内功武艺可轻松斩杀,但数量多不胜数祸害最严重。

   数量多是优势。

   几百个低阶魔物扑过去就算武林高手也得饮恨。

   十几个魔物杀戮后开始进食,亦是提高战斗力特殊手段,通过吞食强化自身向高等级恶魔进化,注定与所有自然生物天然对立。

   火焰燃烧噼啪响,有个黑衣人借助阴影掩护无声靠近。

   嗖!

   噗的一声,拖动半截尸体的魔物被弩箭贯穿!

   “嗷!”

   剩余魔物呜嗷怪叫抓起兵器,却找不到偷袭者在哪,又一支弩箭贯穿魔物脖子将其钉在树上,身形暴露,黑衣人手持细剑暴起刺中另一个魔物额头,身形敏捷,配合细剑灵活躲避攻击不断在众魔物身上添加伤口。

   但黑衣人实力一般,被众多魔物围攻很快落入下风,被逼入角落无法脱身。

   随着魔物们狂躁猛攻身上出现越来越多伤口。

   面罩被抓掉,竟然是个年轻女子。

   见状,某个强壮魔物哈哈怪笑,目光肆无忌惮扫视女子,不断用污言秽语干扰以便寻找破绽,尽显丑陋。

   “别把她打死了!要活的!”

   造型怪异狰狞铁刀呜呜响,与细剑相撞火星四溅。

   突然!

   嘭~!

   天降魔物砸到双方中间,口吐血沫眼见活不成……

   魔物们发现是村口放哨同伙。

   “嗷!谁敢惹我魔族!”

   强壮魔物大怒,当即指挥三个同类扑向村口,挥舞奇形怪状粗制兵器嗷嗷怪叫,倚靠墙角的黑衣女子暂时得到喘息之机,看向村口的目光多了一丝期待,至少有勇气继续撑下去。

   火光熊熊照得两个高矮身影火红色,三尺半高的矮子抬头。

   “啊……阿嚏~!”

   徒然狂风大作,三个魔物连同兵器飞上夜空消失,仅仅打个喷嚏,低阶魔物来不及反应瞬间消失。

   猴子摸摸毛脸擦去嘴角口水。

   “吱,真不经用,飞的俺都看不见丢哪儿去了。”

   瞬间,所有魔物被镇住,连黑衣女子也深感不可思议,当看清丑陋毛脸尖牙还有红眼睛之后如同浇了一盆冰水,所有喜悦荡然无存,竟然是大妖!

   剩余魔物手持兵器战战兢兢,不知觉后退。

   “啊……啊……”

   猴子张嘴又要打喷嚏。

   几个魔物惊骇后退一步生怕像三个同伙那样飞上天。

   “阿嚏~”

   魔物们闭眼聚一起抱成团,意外发现竟然没被吹飞仍站在原地,也没有刮起狂风,究竟怎么回事?

   猴子挖鼻孔尴尬笑笑,嗓音怪里怪气。

   “抱歉让大家失望了,俺保证下次一定做得更好,请你们相信俺。”

   心惊胆战的魔物们互相对视一眼,觉得自己被耍了,怒火冲天嗷嗷直叫猛扑。

   “阿嚏~!”

   狂风裹挟杂物将魔物吹得无影无踪……

   “吱,都说了俺下次一定不让你们失望,猴和魔之间的互信咋就那么脆弱不堪呢,吱吱吱~”

   白雨珺翻白眼,猴哥真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