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污版视频导航向日葵丝瓜视频

幸福宝污版视频导航向日葵丝瓜视频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元卿凌自然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只想着他不至于泯灭天良,按照牌面看,他娶褚明阳对他百利无一害,但是他不愿意祸害褚明阳一辈子,所以宁可放弃这么大的优势。

还不算是个渣男,勉强算是家暴男。

“和解,好吗?”宇文皓看着她问道。

他语气很好,没有秀霸道和优越感,元卿凌看着他,眼底是真诚的。

她如今已经是八面受敌,实在没必要与宇文皓内斗,她扶住自己的脑袋,尽量让自己看得清楚他,郑重地道:“和解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说!”宇文皓很干脆。

“第一,还是那句话,不能对我动手。”

“妥!”

“第二,不可再拿我去做你不娶侧妃的挡箭牌,如果婚事必须要重提的话。”

宇文皓略想了一下,“妥!”

“第三,不可过多干涉我的自由。”

春莫少女秀美迷人

“这自然也可以。”他本没想干涉她,甚至以前都不愿意搭理她。

“第四,如果有机会,还是请你休了我吧,咱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元卿凌诚恳地道。

宇文皓慢慢地点头,“你放心,这也是本王所想。”

“第五……”

他皱起眉头,“你还有完没完?要不,就不和解了。”

“最后一个。”元卿凌连忙道,“就是我药箱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提起。”

宇文皓凑过去一点,“如果要本王保密,等同是要本王为你承担风险,这样的话你必须要告诉本王,这药箱的来源,用作,还有为什么会变大变小。”

元卿凌方才已经在脑子里编造了一番说辞,听他这样说,便道:“这药箱的事情我自己也很费解,还记得我因为火哥儿的事情被你杖打一事吗?我当时昏迷了,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人自称鬼医,传授我医术,当时只觉得荒诞,可我醒来之后,身边竟然放着一个药箱,我伸手提起来,药箱就变小了,到现在,我都仿佛是做梦一样。”

在古代的这些日子,她也打听过一下,整个大陆最出名的神医,就是传说中的鬼医,不是北唐人,听闻也死了好久,但是,五国都流传着鬼医的故事。

果然,宇文皓听她这样说,不禁有几分相信了,因为鬼医的事情他听过,也知道鬼医擅长用针,且是独特的针,应该就是元卿凌药箱里的那种。

他相信也是建立在事实上的,因为调查过元卿凌确实不懂得医术,近些日子也没出过门,她的改变是在火哥儿出事之后。

加上,她可以编造许多种谎言,这鬼医一说,咋听荒诞不已,想必不能说服任何人,她没必要这样杜撰。

想来,是事实了。

他道:“这药箱是空的,你是把里头的药用完了吗?”

元卿凌诧异,“空的?”

她马上取出药箱打开,里头塞满了各种药,“不是啊。”

宇文皓两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方才亲眼看过,这药箱是空的。

良久,他抬起惊愕的脸,“元卿凌,你是鬼吧?”

元卿凌其实这几日也把药箱的事情摸了个大概,药箱是根据她实际情况或者是她脑子所想来改变的,可以说是意念控制。

她在现代的死,是因为注射了自己研制的开发大脑的药。

药刚研制出来的时候,在猴子身上注射过,发现猴子竟然听得懂人话,在进一步研究的时候,猴子却因为偷喝了总裁送来的洋酒,醉醺醺地跑出去被车撞死。

她大胆地假设,自己的大脑是得到了开发,至于开发到后来为什么会形成魂魄穿越或者是意念出逃,这还得需要研究。

当然,眼下也没有条件去研究,更无暇顾及,毕竟眼前的情况比较复杂,生死关头呢。

药箱的震撼,让两人的争议都暂时偃旗息鼓。

不管怎么样,楚王府算是空前和谐,毕竟,当晚他们夫妇第一次一起用餐。

这边和乐融融,褚府却有些火药味道了。

今天,齐王妃回娘家,齐王因要得了差事要出去没有陪同,褚首辅早早就回来,命人把正与祖母叙话的齐王妃请了去书房里。

褚明翠一进书房,褚首辅便厉声问道:“太上皇中毒一事,到底似乎怎么回事?”

褚明翠一怔,“祖父,此事孙女怎么会知道?”

“你不知道?”褚首辅眸光凌厉。

褚明翠想了一下,“是纪王吗?”

“纪王不是傻子,他至于在这个节骨眼对太上皇下手吗?”褚首辅盯着褚明翠,“你是不是瞒着老夫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

褚明翠无辜地摇头,“孙女做的一切,都是按照祖父的吩咐去做的,绝没有半点隐瞒祖父。”

褚首辅声音冰冷,“那喜嬷嬷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要听你的命令送楚王妃的南珠到皇后那边去?”

褚明翠因此事已经被皇后责骂了一次,以为这一次也是皇后告密的,所以,准备了说辞,道:“这是孙女鲁莽了,本想着让贤妃与楚王妃之间生出嫌隙,没想到却让姑母给捅到皇上跟前去了。”

“老夫是问你,为什么你使得动喜嬷嬷?”褚首辅盯着她,面容冷硬。

褚明翠迎上这道闪电般的眸光,心底一怵,却依旧应答如流,“在宫中的时候,喜嬷嬷便对我多番照顾,这一次孙女行此计策,也算是嬷嬷献计的,不过祖父放心,皇上并未怪罪,姑母也为我兜了过去,说我只是好意想让楚王妃与皇后娘娘和融关系的。”

“昨天老夫入宫,是皇上训斥了老夫,让老夫回来管教管教你,你以为是你姑母告知老夫的?”褚首辅声音有着愠怒。

褚明翠心中一沉,“皇上生气了?”

“喜嬷嬷不会对你多番照顾,你是胁迫了她,是与不是?”

褚明翠摇头,“真不是,孙女怎敢胁迫乾坤殿的人?孙女再鲁莽也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褚首辅冷笑,“你不是鲁莽,你是知道喜嬷嬷与老夫的关系,你知道她会帮你这一次,甚至,乾坤殿里下毒,也是你指使她做的。”

褚明翠大惊失色,“不,怎么可能?孙女为什么要这样做?”

褚首辅盯着她,“你最好从实招来,这齐王妃的位子,我能扶得你上去,也能把你拉下来,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褚明翠还兀自镇定,“祖父您听我说……”

“说!”褚首辅一声怒吼,把褚明翠给吓得立刻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