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软件上说自己是主播

社交软件上说自己是主播

周浪应了一声,快步向黑痣边上走去。

黑痣忍不住扭头偷看。

周浪也正向他这边看来,对上黑痣缩头缩脑的眼光,扯起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快步走到黑痣身边站定。

黑痣悄悄地往边上缩了缩,尽量让自己不碰着周浪。

眼看集合完毕,教官更不废话:“起步跑!”

随着口令,二百多人还算整齐的由前面带头,往左边一条路上跑去。

周浪还以为这些人是一路要跑去兵部驻防地呢,还好跑到县城外面的环城公路上,看到了那里停着的几辆运兵车。

说起来一般人还真不知道兵部驻防地在哪。

周浪也对即将到来的训练有些好奇。

他人生唯一一次的打枪经历,就是大学军训的最后一天,被拉到靶场打了五发子弹。

射是射出去了,就是不知道射哪里了。

白裙油画少女如梦似幻唯美户外写真

有没有上靶都不清楚。

不过作为团练,可不只是来放几枪就完事的,而是每个月集合一次,要进行两天的综合训练。

只不过这些人的注意力和兴趣都在打枪上罢了。

一行人来到运兵车旁,按照顺序鱼贯上了车。

别人倒也就算了,黑痣可真是一路如坐针毡。

周浪就在他边上坐着,一动一静,哪怕咳嗽一声,都能引得黑痣精神高度紧张。

他只能尽量往边上挤一些,想离周浪远点。

石云虎的惨状他当天可是看得很清楚。

自己连石云虎一只手都打不过,本来今天以为自己这边人多,忍不住出口嘲讽。

结果挨了一巴掌不说,现在还跟周浪坐到了一起。

黑痣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他恨自己嘴贱惹了周浪,一会儿又怪教官脑子有坑,把周浪安排到自己边上。

一路上都是提着心在坐车。

其实这完是他想多了,周浪才没有那种死踩烂泥的心思,打一巴掌教训了他,只要他老实了就行。

况且这是兵车,怎么可能动手。

周浪这会儿正想着打枪的事呢,根本就把他忘了。

运兵车向县城西边跑了一段距离,拐进了一条宽阔安静的公路,又过了一段时间,来到了一个关口。

门口边上有牌子写着“xx集团军xx步兵师xx团”。

驻防地到了。

有人员来验明身份,兵车开过打开的关口,不一会停在一个广场。

众人又鱼贯下了车,进入了营区,都领到了一套迷彩服,迅速的换了起来,周浪也不例外。

大家手脚都很快,周浪想起一些节目里的花头,也赶紧换了起来,好险在吹哨前穿戴完。

这时候有人给周浪拿来一个小册子,其他人却没有。

周浪一看,原来是本枪械管理和保养的条例。

想来自己是新人,其他人早就有了。

他粗粗一看,有些明白过来。

原来这枪支可不是给你随便玩的,里面的规矩又细又多。

比如各种损坏和报废的程序,平时的养护和保管,以及什么时候可以使用,使用之后的报告,子弹的数量限制等等之类。

周浪快速地看了一遍,他只觉得,这枪是能不开火最好。

你哪怕打一枪都要有非常繁琐的汇报,连子弹壳都得捡回来上交。

上午集合之后却还不是打枪,每个人的枪都被收走查验,连周浪刚拿到手的也不例外。

一群人被拉到一个操场上各种练操,不过这些对于周浪来说都是小意思。

本来还有不少人以为周浪是读书人,不比他们力气人,这下肯定要累得半死。

没想到人家跟没事人一样,倒是出乎不少人意外。

中午吃了一顿饭,趁着休息的时间,周浪细细地把那本小册子看了一遍。

下午一开始又是各种操练。

快到三点的时候,教官又喊了集合。

这回众人虽然有些疲累,到底多了一丝兴奋之色,原来终于是要练打靶了。

别看他们每人名义上都能天天带着枪,其实拢共就配发五颗子弹,而且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根本不准打,一打就要写各种报告。

很多时候,二百多条枪一个月都放不了几响。

而在这里打靶,每人能练十发!

众人进了靶场,除了周浪是第一次,其他人都是熟悉了程序的,所以教官特意教了几遍周浪,直到他完清楚了才停手。

好在周浪脑子灵光,刚才又仔细看过小册子,倒是一学就会了。

靶场一共二十个靶子,这边周浪在学的时候,那边已经先打上了。

每个人一枪一枪,轮着打。

周浪还有两排就轮到自己打了,心情不由有些小激动。

毕竟以后也是多了一杆枪了,虽然一样不能顺便打。

“郑宇,五环杨波,八环张亦,七环”

又是一轮过后,终于轮到周浪上场了。

团练打靶练习分为趴射,蹲射和站射三种。

移动式射击他们是不练的。

周浪走上前去,他毕竟是第一次,教官还在旁边给他指点一下。

“手要稳肩膀顶住眼睛看着准星,三点一线沉住气,对”

这边正说着,周浪也在按照指示认真瞄准呢,边上传来一个声音。

“报告!”边上有人大声喊道。

众人往声音处望去,却正是在县府广场挑衅周浪不成的强哥。

他刚好也跟周浪同一轮打靶。

“蔡大强,什么事?”

蔡大强答道:“报告教官,我要跟周浪比试!”

他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议论了起来。

蔡大强一伙的小团队当然是喜动颜色。

“强哥这一招妙啊~”

“得好好想一想惩罚,今天要狠狠整一整这小子!”

“妈的看这小子就来气,这回非让他舒服了不可!”

其他人当然不会帮着蔡大强说话,但是也不得不佩服这招。

蔡大强是个老手了,而且以前就是个打猎的。

现在跟周浪比试,这明摆了就是看周浪是个新手,欺负人啊。

真够阴损的。

周浪要是不答应,那就是直接认怂,今天这面子就算是给了蔡大强了。

他要是答应呢,明眼人都知道要输,估计只会被整得更惨。

这叫铁锁横江,骑虎难下。

蔡大强这一手,虽然有点不要脸,但是管用啊。

其他团练看着周浪的目光都有点同情。

不知道他会是找理由不接受比试,还是硬着头皮答应,最后接受惩罚。

按众人的想法,反正不管选哪个,今天周浪都是栽了。